網頁

2009年6月10日 星期三

小 Baby 對付我賴床的絶招

那也是大概在10年前,約莫在展玄一歲到二歲間的事。

星期六、日的早晨總是習慣性的"晚起"。好吧,誠實些,是賴床。

那時孩子還小,偶而半夜會醒來討奶奶喝,太座與我也會彼此有些默契地相互輪值起床應付孩子的需求。通常,奶奶喝完了,得陪著哄睡。偶而,則得"受折磨"地陪著"玩一下"才行。所以,週六日早晨的習慣晚起,應該是可以被體諒的事。

只是孩子的良好作息真是令人訝異地正常,平時清晨6:00~6:30之間會醒來,週六日亦依然如此。展玄清晨睡醒時很乖不會吵人。給他奶奶喝完後,他會在自己房間內打發消磨時光,約一、二個小時沒問題。待他想到要來找我、叫我陪他時通常是8點以後的事。

展玄會自己到我們的房間,用小手拍著媽媽的臉,輕輕地叫醒媽咪。
輪到"巴比"。他會先小力地拍著我的臉,未果,愈拍愈重、愈打愈痛。我只得將臉轉來轉去,避開那降龍十八掌。眼見這第一招未成功,展玄接著將雙手扶著床頭板,蹲好馬步,以隨身的白色紙尿包為武器,對準我的臉、頭一記記地施展"千斤墜"功夫。這一招非同小可,我趕緊轉換身體為趴睡姿勢,準備以腦袋接招應付。偶而需側臉呼吸幾口新觧空氣,展玄也很機靈地相準這機不可失的機會,頻頻出招得分。雖如此,我仍然左閃右閃地頑強抵抗,大爺我說不起來就是不起來。

接著展玄會施展第三招,"加個小菜"。一記記的千斤墜變得沉重有份量、熱呼呼的、味道濃濃的、似乎還有點感到濕濕的。我呢,心裏盤算:6點醒來喝奶奶時剛換過尿布,按理還可以撐一下沒問題,決定繼續抵抗。

到那時通常雙方交手過招已有半個時辰。

原本我都是勝利者,展玄會放手去找媽咪。隨著日子一週週過去,展玄終於領會到終極絕招。

第四招,"嗯~~~"給你處理。不用太座把我駡起床,我自己就投降了。

趕快起床,先備好乾淨的紙尿布、濕紙巾,再按倒展玄在床,撕開那"萬金墜"的包伏,迎接黃金的早晨!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