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09年7月4日 星期六

跟孩子一起學習直排輪

學習,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或許朋友會說:學習的果實是甜美的。有些朋友會說:學習的過程是辛苦的。那麼,學習的開始呢?我會說是充滿"恐懼""不安"的。而這樣的感受是陪著孩子成長學習時才深切感受得到。

在孩子的成長過程中,作父母的總是希望孩子能多學些東西,只要孩子不排斥、願意學,在經濟負擔許可的情形之下,大概都會去支持。而我,則更會建議每個作父母的人只要時間及身體許可,要陪著孩子挫折、跌倒、沮喪、克服瓶頸。最好能有至少一個項目是自己完全不行的,跟著孩子作歸零式的學習。

2004年的夏天在中正紀念堂的廣場中,於帶著孩子場邊看過幾次其他小朋友學習直排輪的經驗後,慫恿及鼓勵著哥哥 Jerry 去學習直排輪。那時 Jerry 剛滿七歲,但在場邊卻是眼神專注地看著那些溜直排輪的小朋友,似乎頗有意願的樣子。幾經周旋後,Jerry 答應了。這時五歲的弟弟 Jason 在一旁也嚷著他也要學,其實他是愛跟著哥哥,標準的小跟班。於是兄弟倆就當場跟"變色龍"直排輪教練購置裝備,開始邁上每個星期六下午至傍晚到中正紀念堂廣場報到的直排輪學習之途。

約莫經過三個星期的時間,Jerry 學會了溜直線,動作看來頗老練的、速度也還不錯,當然在作轉向動作時就看出端倪了,但已經令我很訝異他的學習力及進步幅度。大概是在成就感的驅使下,Jerry學得頗起勁且有興致地,而且更進一步提出一個要求:巴比陪我、跟我一起溜直排輪。

這真是難倒我了,我根本不會呀!小時候曾腦震盪住院觀察過,很怕摔到腦袋;小五時,曾經試著站上滑板,但還未等二腳均站上即摔了個空、還扭到手腕痛了一陣子。騎腳踏車也是到小六時才學會。這總總過去記憶中累加的恐懼總和,一直在導引著我要說"不行"、"要保護自己避免受傷"、"老狗學新把戲可能嗎?代價可能會很大"。

不知道是那裏來的勇氣,我最後的回答居然是"好"。也許是看著 弟弟 Jason 的進步緩慢地還在學"擡右腿、擡左腿、前進、右跨步、左跨步"等基本動作,心裏問著"有這麼難嗎?"又或許是Jerry 這個學習"榜樣"給我的莫名信心及鼓勵,我作了這麼一個重大的決定:老狗學新把戲。這聲"好"值得嗎?在當下,兄弟倆臉上露出的喜悅及眼中盼望的光,看在我眼中真是值得。於是在台大辛亥路後門的體育店添購幾乎全套裝備後 (直排輪、護膝、護肘、護腕,頭盔則是店家老闆說"大人不需要",我當然也不能說什麼了),我懷著不安及戒慎恐懼的心情上路,開始我這歸零式的"恐怖學習"之途。

還真是恐怖呀!先是在那時住所的地下停車場,要Jerry "教"我。"右腳、左腳、前進、停止、右跨步、左跨步"的整個歷程,我整個經驗了一趟。還不太會溜的弟弟也很"好心"地在一旁吆喝著"巴比,我教你,看著我做",然後就像教練一樣地用他小小的身軀一扭一扭地"認真示範"給我看。親自下場去學,才明白這箇中的門道技巧,漸漸體會其中的要領,克服"怕受傷"的莫大恐懼。明白學習困難的所在,克服障礙的幾個方法,學習不小心摔倒時保護自己的方法,學習如何站起來繼續溜的方法。



幾個星期後,我也能跟著Jerry 在中正紀念堂的廣場上蹓直線,可以感受到自己學會後的喜悅、跟著孩子一起玩的喜悅、孩子有自己陪著一起玩的喜悅、孩子學會後的喜悅。Jerry會希望跟他一起溜快些,我當然也是不會令他失望地跟上他的速度。當然了,我們都是初學者,過程中一齊跌倒許多次,彼此開懷地笑一笑後站起來繼續蹓。學得比較慢的 Jason 三不五時會趁教練沒注意時遛過來要跟我們一齊玩,也時常會跌個四腳朝天且嘻嘻地笑著。

"好"的那個抉擇,導引我走向一個令我生命豐富、喜悅滿心的結果。

若非"好"的決定,我也不會有機會再次體驗學習新事物時的恐懼、過程的辛苦及學習的毅力、克服困難後的喜悅及享受學習成果的美妙感受。

這一切,都是因為陪著孩子而擁有的。孩子們,真是老天賜的神秘禮物。

1 則留言:

David 提到...

無意間看到你的文章,

每個帶爸爸帶小孩去溜冰都好幸福喔.
現在你的孩子應該也讀國中了吧!

變色龍教練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