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09年8月19日 星期三

拼圖

各位到訪的朋友,請先點選下列這個連結 費曼物理學講義@ 藍色情懷:: Xuite日誌 去認識一下費曼 (Richard Phillip Feynman) 這位老兄。可別忙著說你不認識他唷﹗當年美國太空梭挑戰者號失事爆炸事故原因調查,以一個橡皮圈浸泡在一杯冰水中使其在低溫中失去彈性的簡單實驗,說明推進火箭管道接口漏氣的原因的那一位"老兄",就是費曼。

記得是在大兒子Jerry剛上大班的那一年,拼圖遊戲成為我們家中倆個孩子很熱衷的活動,從12片的幼幼版、20片的幼兒版、40片、80片、120片、200片、250片,如此一路進階被我刻意"訓練",無非是要刺激小腦袋瓜的發展,也磨練他們的耐性。有時興致一來,整個下午就這麼單純地與孩子們打發掉了,而兩個小傢伙似乎也挺享受我們陪著他們一起完成拼圖的時光。

有一回,一家四口在台北火車站前的SOGO百貨十二樓剛好遇到有個拼圖競賽的親子活動,看一下現場桌上的25個報名名額已被填上了22個,Jerry 和我當 下立即決定參加比賽,爭取到第24個名額。比賽共分五輪進行,每 輪五組親子一同競賽,所有人的目標都是相同的60片拼圖,以於五分鐘的時限內能完成的最多片拼圖者為勝利,有奬品可拿。

心裏接著開始盤算:5分鐘內完成60片拼圖,平均一塊拼圖的完成時間只有5秒鐘,這包括從拼圖堆裏取出、辨識、放置定位的整個過程,目標是一個陌生的圖樣;我們是最後一輪,表示前面可以有四次的"觀摩"機會(約20分鐘),儘管"標的"是在距離我們其他待命選手有些遠的桌面上,斜看並不易辨識。不過為了要完成這個與兒子共同取得勝利的奇特經驗,我可是很認真地利用那珍貴的前四次觀摩機會,努力熟記每一塊的圖樣。

經過前四輪競賽的結果,最佳成績好像是完成52片。終於輪到我們壓軸上場了,也跟Jerry 商議好對策並確認他明白。比賽開始,我馬上約花了十秒的時間,將判斷為較容易完成的約15塊拼圖快速選出交給Jerry去完成;接著著手我的責任區,一手取一片、辨識未等放置完成,另一手己取另一片等待辨識中,心中暗喜似乎有5秒鐘完成一片的速度。如此下去,勝利非我們父子倆莫屬了。

正專心地按計畫完成約25片時,突然麥克風傳來工作人員的驚呼"那個爸爸好快唷!"。我心中一驚,是那位呀?我這麼拼了,怎麼還有可能會有比我更快的?於是頭也沒擡去探探敵情,只是將逐片的取片、辨識、放置定位的速度更加快。到了約完成43片時,麥克風又傳來工作人員的驚呼"那個爸爸快拼完了!"心想究竟是誰呀?不管了,看看Jerry的部分拼成約11片,馬上進行合體,剩下的幾片就更快地與Jerry一人一片完成。這時看看時間,耗費約4分30秒完成,抬頭看看其他競爭者,才發現原來我們是最快的。Jerry的欣喜自不在話下,一旁跟著媽媽觀戰的弟弟Jason也是眉開眼笑。最後我們獲得的獎品是一臺體重計。

好了,各位朋友知道我在玩什麼把戲、在拼什麼圖了嗎?

生活中,許多的事就像拼圖一樣:
1. 學習的過程就像拼圖,樂趣則在於探索及激發個人的未知潛力。
2. 如果有一本手冊"教""使用者"按圖索驥地完成拼圖,那是否還會有樂趣?
3. 軟體學習的教育訓練,對學員及講師而言都是像拼圖:學員努力地以手上那一片圖樣試著去逐次瞭解全樣。講師則試著導引學員依特性去協助拼圖的完成,腦袋裏當然得有拼圖圖樣的全貌。對講師而言,最大的樂趣,不在於照本宣科,而是在於協助發展拼圖能力,看見學習者眼中的光。
4. 學習如果真的看書、看錄影帶就可以學會了,那麼請各位去下載上頭連結裏的"費曼的講義"去學習高等物理,台灣的國力一定很強。(朋友可能會抗議這樣會不會太誇張了?好吧,請各位朋友去搜索一下"拿破崙定理"這個有趣的數學問題,並試著證明它。)
5. 面對台灣水患問題的新思維是什麼?這次災區柔腸寸斷的山區道路及沖毁的橋樑是否要重建或再建,再把原居民送回去那個"保證會再發生狀況"的地方嗎?這回僥倖沒什麼災情的北中台灣,面對這個議題是否可以緩處理?
6. 水患問題不是那麼容易就可以處理的,除了應急的措施之外,往往需要時間去思考及搜索問題核心。就如同一般人面對拼圖般,上場再說的話,則從拼圖堆中任意取出一片能否馬上知道那是圖樣全貌的那一個位置?若要如我和大兒子般的5~6秒內完成取片、辨識、放置定位的話,那麼必需先花時間作準備才行。只是若以拼圖的片數來比喻水患這個問題,各位猜猜"水患"究竟是幾片的拼圖?20片、100片、250片、1250片、還是10000片或更多?
7. 希望這次的災害能留給水利專業領域較充裕的時間去審視這個問題,更希望政黨或政治人物的失能及惡鬥、民眾的憤怒浪潮、重建或復建的營建利益、民粹的訴求...不要那麼快地又化為另一波土石流重創水利專業。當然地,水利人得更謙虛面對大自然的指教!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