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09年11月13日 星期五

一天兩夜在桃米、同心童心(2/3)

[前一篇:一天兩夜在桃米、同心童心(1/3) ]

2009.11.20 下午四點,講習班的室內課程告一段落,一行人準備移往桃米里作更深入的戶外教學。我因為沒自備車輛,只有搭上特生中心準備的中大型巴士,卻意料外地有幸與彭國棟老師同車,體驗一段很有意思的"環境倫理"課程。

車子離開特生中心,沿著名水路(省道台16)至水里,再轉進縣道131接省道台21到桃米里,車程歷時約1個多小時。車上撥放著彭老師特選的"百步蛇傳說--人文生態紀錄片" http://www.tesri.gov.tw/content/film/film.htm ,窗外則轉換著不同的景像:經過那個在莫拉克88風災中道路坍落而造成七輛車跌落濁水溪中的路段、望著濁水溪河床中的大量淤積土砂及零星點佈的怪手和砂石車、水里溪堆高的河床及巨石、明潭水力電廠、明湖水庫、沿縣道131的土地使用。放開握著方向盤的手,反而有種體會:好山好水美景方是這個地方的主人,我們只不過是乘客或過客,豈能反客為主地以過於獨利的方式去消耗、折損、傷害他。工程人員面對著過往的許多工程成就時,或許可以尋找不同的思考維度去省思過往所認知的利弊,非以批評謾駡的方式去否定過去的事蹟,而是從中尋找新契機,省思在人類文明基礎建設所所謂"興利除弊"究竟為何?

車子在桃米里的蛙亭教室草坪會合。甫下車,一旁窪地小池子裏停在荷葉上的兩隻金線蛙就吸引了眾人的目光望了許久,驚訝聲中又夾雜著一種小學生遇見新奇事物時興奮的吵雜聲,更期待晚上的戶外探險。時近傍晚,與自行開車的學員會合後又轉往"土角厝水上餐廳",趁著晚餐前天色尚未暗,彭老師又領著我們到附近那個有名的紙教堂去走走、看看、坐坐。先是在紙教堂北側的水池周邊繞行尋找那一個時常出現在報章雜誌中照片取景的角度及地點,看著暮色中點著黃橘色燈光紙教堂及伴隨在水鏡中的倒影,享受那一種靜謚的美,夜愈黑感受愈深。是剛是柔?若願沉思,大概可以就這樣佇足許久。進入教堂,坐在那紙卷座上,只顧觀察著這其中的構造,臺上彭老師說了些什麼則到現在仍一個字也想不起來了。望著那支撐教堂的紙卷柱,突然有種與美感脫離卻跟工程相關的觀點:以往在一些房屋結構柱的混凝土澆灌時,有些會在柱心部位堆置沙拉油桶,卻時常會被民代、媒體、新聞炒作為"不當施工、偷工減料、建商草菅人命",其實那道理與這座紙教堂的力學原理重點是相通的,或許該有更多的朋友們來這看看體會一下。心中也不免有種疑惑:這紙教堂若非在日本有一座"本身"或"成功案例",當初在執行時會否有更多的反對意見?若這座紙教堂是世界第一座的創作,那麼我們的工程審查機制及專家學者的意見對這個創作的影響又是如何?

離開土角厝,我們再回到蛙亭教室,再度由彭老師作今晚蛙類戶外研習的行前教育。透過一張張的照片簡報,將這蛙類生態的"美"倒進我們的腦海,盼學員們能珍惜善待這些朋友。另一方面,彭老師則用幽默的方式加深我們的印象:"貢德氏赤蛙 "的叫聲大到"貢到會死"(台語發音),"拉都希氏赤蛙"吃壞肚子所以叫聲像在"拉肚子","腹斑蛙"一直在叫"給!給!給!","臺灣有黑眶蟾蜍盤古蟾蜍,桃米這裏兩種都有,運氣好的話今晚會看的到","莫氏樹蛙最近回來了","今晚大家來比賽看那一組運氣比較好可以看到較多的青蛙,要上來在黑板上寫下看到的青蛙種類"...
接著我們分成三組、一組約10名學員,在眾人換上了雨鞋、領取照明電筒後,筆者所在那一組在桃米自然保育及生態旅遊協會的總幹事淑惠小姐帶領下出發了。"仔細看喔!沿路、路旁、池塘淺塘都有可能",學員們則拿著電筒東照西照,沿著不熟悉的路徑及地形試著發現自已都不熟悉的蛙類身影。
沿著桃米坑溪旁道路走了一段路,隨機掃描的光束在漆黑的"空地"上來回交錯搜索,但尚未發現任何"獵物"。就在"獵人"們精神快鬆懈時,突然李總幹事說著"這裏有一隻",接著所有學員趕忙將手中電筒發出的光束當作自己的手般照著那剛發現的獵物。尚未看到的學員問著"在那裏?",好心的其他學員則用光束努力照著且回答"呷啦!"。當下似乎所有的人都回到像小學四、五、六年級的學生,開始顯露兒童般的好奇心,只有當自己手中的電筒光束照到獵物時,才算"我找到了、我看到了"。
李總幹事望著約10米遠處的漆黑田地,邊說著"這裏有一隻、那裏有一隻、旁邊還有一隻、好多喔!",邊輕快地以簡報用紅點光筆指出獵物的位置,最後這些胡亂不定向掃射的光束才逐一鎖定在這些腹斑蛙身上。"李總幹事,你怎麼這樣厲害,黑漆漆的一片還能看的出來他們在那裏?",李小姐則以平淡卻有自信的話語回道:"敏感度問題,我們看久了看多了,自然容易看得到。"
在從桃米坑溪走向"青蛙ㄚ婆ㄟ家"的叉路上,路旁的野溪中儘管看不到什麼青蛙,好奇的一些學員們還是把電筒光束往裏頭猛照。"有魚、那裏還有蝦",反正眼中看到的生物都算新鮮!
在黑暗中踏著石階往上走到一處放有多個盛水器皿的小草坪,李總幹事叮嚀我們要在這些容器裏、附近環境中仔細找一找。突然間,在一處距離我僅一臂之遙的野薑花葉片上發現一個像可愛小玩具般的翡翠色東西,"哇!莫氏樹蛙"。或許是已習慣了黑暗而提高了眼睛的敏銳度,這回眾人幾乎是一下子就將10來束的光直打在這個小傢伙的身上,宛若擁有高科技的外星人降臨般的場景。趁著"小莫"被這突來的強光照了個目胘眼花之際,我伸手去將他抓在手上,在李總幹事的導引下,每個人逐一用手背感受那個具有發達吸盤的腳,那感覺有點像小朋友們在玩的"黏巴達"膠質玩具沾在手上的觸感。接著又將他的後腳張開,觀察後肢的橘紅色股間內側及其上頭的黑色圓斑,頗皮地說著"好漂亮的內褲"。為了讓凡找到必拍照的水利署湯小姐有精采的紀錄回憶,我們幾位學員協助調整"小莫"的姿勢、從不同方向打光、拉開腿內側,之後才讓他回到原有的棲身處。
澤蛙則躲在一個像是水缸的容器中,從裝滿水的水面中探出頭看著我們,我算運氣不錯能與其正眼對望,沒多久後則潛入水中玩捉迷藏去了。金線蛙也被我們陸續發現,別看牠停在荷葉上不動如山似的,只要我們靠近想抓牠,撲通一聲就又不見身影了。虎皮蛙則沒找到,後來才知另一組學員有在我們探尋處發現牠,只好待日後有緣再會面。在一處水面較廣、水深較深的水塘處,原是要尋找有無其它蛙類或蟾蜍的身影,卻被我們看見一條水蛇在水面游晃,不時停下瞭解這批用電筒光束猛照著牠的"人"與他在環境空間裏的關係。牠向我游來,我則仍蹲著。遇蛇會害怕大概是正常反應,有人說著"快點看清楚,頭是不是三角形?不是的話就比較不用怕",一陣混亂瞎猜的話聲未落,這水蛇趁著我們還未仔細瞧清楚前就又游晃著離我們而去。事後向彭老師口述形容,判斷應是鉛色水蛇(抓泥鰍的鉛色水蛇),有蛙的地方當然會有蛇。
經過約一小時的戶外訪蛙活動後回到教室,合計今晚(2009/10/20)三組共找到了:黑眶蟾蜍盤古蟾蜍金線蛙虎皮蛙莫氏樹蛙腹斑蛙拉都希氏赤蛙貢德氏赤蛙,以及只有我們這一組看到的鉛色水蛇。
(續....)
**「百步蛇傳說」一舉囊括國際影展3獎項
*** 想聽聽青蛙的叫聲嗎?直接點按下頭的連結去吧!http://www.froghome.cc/wjy/sound/index.files/slide0156.htm
http://www.froghome.idv.tw/html/class_4/call.html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