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0年2月4日 星期四

與孩子一同逛書展

前次逛書展是好幾年前的事,那時兩個孩子還小,Jason 會要我抱或會要坐我肩膀。心繫孩子之餘又因選在週末時段,人潮擁擠又加上覺得展場空調不佳,在一陣莫名的混亂後我們一家四口總算逃離那現場,心情中反而有種解脫後的舒暢。

這回趁著第十八屆臺北國際書展的最後一日(2010/02/01),帶著兩個兒子於下午的時間逛了展覽一館及展覽三館。這是兩個兒子許久以來首次點頭願意去逛書展,尤其是小兒子興致還挺高的。

按著我的習慣(或說是在我的主張),先進到一館去逛。果然,在非假日逛書展是有道理的,逐攤走著二目望去是看得到那架上或桌上的書海,甭再如往昔需於人海中努力撥開一個空隙方能碰觸到幾本不感興趣的"百勝典"。

逛書展是一個很有趣的經驗,不只是因為可以接觸許多不同"資訊"的書,也能測試自己會被怎樣的資訊所吸引。被吸引了,就會佇足停留;看久了,就會想買;但買之前,得先想想家中是否還有空間容得它們"安身立命"以有潛移默化我這頭牛的機會,否則身為正統圖書館員的老婆大人又要數落我一番:"怎麼不使用圖書館資源呢?"、"買了有沒有看?"。

怎麼樣的書會吸引我?
幾米的書!
管理類的大眾化書籍!
畫冊!
語言頪!
走到美國館附近,在外語書籍的理工類書架上快速地瀏覽,"Fuzzy Logic and Hydrological Modeling" 2009 出版的新書竟自動地迸出吸引著我,將它翻閱了一下。各位朋友若在研究所階段有幸被老師(不只是教授而已,教授只是職稱)開過"光",那些東西似乎就烙印在骨子裏,想甩都甩不開。

雖然跟兩個孩子說他們可以自己在附近探索尋找他們感興趣的內容,他們還是會在我附近觀察我在翻找的內容、看看我被什麼寶典吸引。當然我們也去特別尋找"金庸機"電子書,看過實體後再對照1/27 Apple 發表的 iPad,父子三人對這兩者比較的看法倒是頗一致的。

過了四點鐘,我們轉移陣地到Jason 所真正期待的展覽二館動漫主題館。進入後,真嚇了一跳!放眼望去都是年輕人,臉上似乎都流露著獵人捕獲獵物時的快意。有些展區還有一些商家的入區管制,這些年輕人竟也願意排隊等待。這些"味道"是在一館感受不到的,在一館只會偶而感覺到老獵人仔細挑選獵物後出手的"作息",有些像漁市場裏的老手在仔細挑選買賣貨物的活動,其中的深度得用心體會。

動漫館這兒要看什麼?我一點兒主張也沒有,趕緊把"帶領"的主導權交到念小四的 Jason,跟他說"跟著你走,你想往那就往那兒!"。好不容易看到火影忍者、結界師的漫畫,總算有我知道的東西了。Jason 想找的東西,在那兒東尋西覓的都沒發現,原來他想找的是神奇寶貝那類的物品。我們三人連那是那一家出品都不知道,當然是沒機會找到。

離開書展展館,心中反而有另一種體會:

面對這日新月異又龐雜的資訊流,自己得懂得節制自己及掌好舵才不會迷失航路。
許多的書藉或資訊彼此間相似度頗高,要從中取得對自己最有幫助的那一個版本是需要相當多的"運氣"。可能是自己逐本比較判斷後的結果,但先前得要有足夠且有價值的判斷經驗才行。可能是單本決定的快速結果,那也得先前心中若有所譜。也可能是從書評或他人的建議而作的決定,那也得書評或建議人是你能臣服接受者。

而有些資訊,可能是自己一點興趣也沒有。那是否就沒價值了呢?若真如此,記得要適時點燃心中的好奇之火,體會一下其中的熱情源頭為何?

別讓資訊大海淹沒了頭,也別讓心中熱情的火種源凍過頭!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