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0年11月9日 星期二

背影 - 在騎廊地面的老先生與白衣女士

(本文只是一件瑣事,不喜勿入。)
民國99年11月6日這天,是台北花博開幕的日子,也是台北捷運蘆洲支線通車及持悠遊卡免費搭乘的第四天。這天是個微涼的陰雨天。

近午時分與帶著Jason 剛練完琴的Tracy 手機聯繫,約在永康街口信義路上的金石堂書店會合,準備一家四口共同進餐。11點半與Jerry 沿新生南路往信義路的方向前進,走著走著竟然空氣中原本微微的雨絲漸漸長大為無數短線條般在眼前劃過,有些路人打起了傘。直到穿越信義路上新東陽前的紅綠燈時,雨勢似未見趨緩,於是便要Jerry 先行往金石堂書店會合,自己則往另個方向前行試著在松青超市附近找找有無傘具店。在松青超市門口,正張望搜尋何處有賣傘的店家,卻無意中看見在距離 StarBucks 約莫10公尺處有一位老先生"坐"在騎廊地上,左手肘倚在地上撐著身子,旁邊則有一位穿白衣女士蹲著扶著老先生的背。

那位老先生與那一位白衣女士與我背對著,在無法立即判斷發生何事的情況下,我忍不住多望了一陣子,心中則漸浮出一些猜想。怎麼回事,是一對父女嗎?怎麼兩人都待在微濕的騎廊地上?是老先生走不動了嗎?還是那女士不小心撞倒了那位老先生?是一場糾紛嗎?該不會是老先生滑倒了吧?他們有需要協助嗎?家人還等著自己會合呢,自己若介入的話是否會耽擱太多時間?再看一下吧,若有第三人出手相助的話,我就不介入了!

幾位從他們身邊經過的路人雖曾步伐稍慢地低頭望向他們,但最後仍是前行離開。老先先似乎是有意要站起來,但身體則不知為何似不聽話地側傾斜倚,左手肘則更加力地撑著。白衣女士則正努力扶著老先生上半身,避免老先生不小心撞傷了。

這背影、這情景、這約十來秒的時間的觀望,最後決定介入吧!不管究竟怎麼回事,他們二位肯定需要協助。正趨步向前,卻正巧也有幾位路人與我作同樣的決定且快我一步協助扶著老先生。

有人問著:"老先生,您怎麼了?"
白衣女士則解釋回答:"老先生應是跌倒了,方才聽見"碰"的一聲、回頭則見老先生整個趴在地上。可能是騎廊地面微濕滑,老先生可能不小心滑倒。稍檢查一下外傷,手掌有些微擦傷流血,臉頰右側顴骨有些瘀青,所以可能也有撞到地面。"

老先生帶著綠色醫療口罩,驚魂未定的眼神則游移地望著我們幾個。細瞧後,才發現老先生正努力說著話,只是聲量太小又被口罩擋著,一時之間沒能聽清楚他說些什麼。老先生稍微拉下口罩,繼續努力說著,但老先生有些口音,若未習慣則也不易能立刻明白他的意思。

我們這幾個素未謀面的陌生人則正思索著下一步剛怎麼做。有人試著問他傷到那兒了?有人試著詢問他家是否在附近?家裏有沒有人可以連絡?電話幾號?能不能坐起來?有人則去店家借了一把椅子來,好讓老先生先能就近坐著休息,別一直窩在這有些濕涼的地面。

老人家跌倒,最怕骨頭挫傷或是骨折等傷勢。老先生撞撃到顏面,可能會有輕微的腦震盪現象,在不確定傷勢前,其實是不太敢移動或扶他起來。老先生也嘗試著要自己起身,但不知是因肘膝關節撞擊處尚麻著而無法使力還是疼痛不耐,總是無法如願站起。老先生指著右腿膝蓋,喃喃有詞,應是指長褲下可能有傷口會疼。於是協助捲起右腳褲管檢查,還好未見流血傷口或瘀青。

看著老先生似乎神智尚清楚,也能自行試著探查四肢的可能傷勢,判斷應是無大礙。於是我跟老先生說"我抱您起來好不好?"並環抱著他上半身,以不太快地速度將他扶起後仍撑著他片刻,確認他能自行站立。眾人接著讓他坐在那把借來的椅子上,並試著問他家人的連絡電話。老先生則似乎有些逞能地表示謝謝及他沒事,不耽擱我們了。"伯伯,坐著緩緩情緒,沒關係的。我們年輕人碰到這種情況,也是一樣會被要求坐著緩和一下。您先坐下緩一緩!"

"爺爺,您記不記得家裏的電話?",老先生則帶著口音說:"我今年八十九了!"
"爺爺,您家住那兒?這附近嗎",老先生努力回答著,好像是說住附近,但當下沒人有把握確認如此。我們這幾位則繼續努力詢問,希望能快些適應老先生的口音,好明白他的意思。老先生似乎也明白我們幾位的意圖,也努力說著他的個人資料。

逐漸地,我適應他的口音。
"爺爺,您家裏的電話號碼多少?",老先生則回說"他們都出去了,不在家!"
"爺爺,您住這附近嗎,帶您回去好嗎?",老先生則還是回說"他們都出去了,不在家!"
"爺爺,您身上有沒有證件,讓我們看看好嗎?",老先則回說"我剛剛滑倒了...右手肘好像有扭到,會痛!"
"爺爺,先帶您去看醫生好嗎?",老先生則好像回說"我下星期三有預約要去醫院檢查身體!"
...
"我孩子住在北投,現在家裏沒人,連絡不到。"
"我是到對面拜拜,走到這兒要回家,卻摔倒了。"
"我家裏電話沒用,家裏沒人,我一個人住。"
"我今年八十九歲了。"
"我右手肘還在痛,剛剛跌倒時撞到的。左手掌破皮流血了"
"我沒事。不要耽誤到你們的時間了!"
彼此很努力地設法調對說話的"頻率"及"內容"!

我們其中一位已經好心地到松青超市買了Band Aid,處理老先生左手破皮的傷口。"松青沒賣優碘或簡易救護包嗎?","沒有呀!"

"爺爺,您身上有沒有帶證件?有沒有帶緊急聯絡電話卡片等資料?"老先生掏出僅有的捷運卡及健保卡,原來他姓陸。

陸老先生一直用他聽力似乎不太好的左耳努力想聽懂我們這幾個說話速度可能快了些的詢問。
我最後則拿出了紙筆作勢請他說出可連絡上他家人的電話,我好記下並與他確認。終於,白衣女士與他家人連絡上了,只是遠在北投,趕來還得半個小時。環顧四周,正查看有無適當處所可讓這位陸老先生較安適地等待。僅離10公尺遠的 StarBucks 成了首選,但不知店家願不願意?

我先與該 StarBucks 的服務小姐說明有位老先生在附近跌倒及事情的大概原由,以先徵得他們協助同意。一伙人扶著尚不便行走的老先生進 StarBucks 店裏時,那服務小姐還出來主動將大門拉開,好方便扶著老先生進入,並試著提供優碘之類的外傷消毒藥品。服務小姐也很好心地倒了一杯水給老先生,不過隨後在我告知陸老先及一同協助的朋友這時應當暫時先不要喝水,取得他們的同意後再將那一杯水移開。

手機接過了家人撥來的催促電話後,告訴陸老先生:"伯伯,記得要再去給醫生檢查哦!我得先離開,無法陪您了!"
臨去前,詢問那一位自始至當下還一直陪著老先生的那位好心的白衣女士貴姓,方知她姓李。
--------------------------------------------------------------------
這件再平常不過的生活瑣事,倒是給個人有不少的感想:
1. 騎樓的共同行人空間及行的基本安全保障真的需要作一個全面的檢討。別說老人家了,自已也有好幾次在下著毛毛雨的時候走過那些經建築師巧思設計的大樓騎廊時,因那光滑的鋪面有著水漬而險些滑倒;甚或走在那些有有防滑紋糙面的步磚上,也會因薄層水漬而形成的"潤滑"效應而滑了一下。幸運的是,筆者當下的腰力尚稱可以而得以作姿勢的補償校正而未跌傷,也未發生扭傷的情形。這種建築設計的鋪面,是為了"汰舊換新"嗎?實在太危險了。

2. 年長者出門在外時,身上最好備有一張"緊急卡"記載緊急連絡人、連絡電話,萬一發生狀況時,旁人可以較能在第一時間連絡上家人。以這次的情形為例,任何人跌倒撞繫到顏面或頭部後,就算意識尚清楚也還是處在驚魂未定的情形,且會試著站起、爬起作自助式的檢核"沒事、無礙",一時間他人與之所作的問話未必能被其明白,需要等待一段時間稍緩和了才能正常對話。老人家所需要的"回復可對話"時間會長些,且年紀大了若有說話較無力、口齒不清或甚至家鄉音很重的情形,極可能發生如這次一開始與老先生的問答對話總令協助者覺得答非所問的狀況,雖不至氣餒但卻令協助者心急而七嘴八舌地詢問。若年長者又有聽力上的問題時,可能又會讓找到正確協助的時間拉長。

3. 遇上年長者發生類似情形時,提供協助者的動作應要緩和從容,過快的變換姿勢或起立都可能會誘發心血管方面的疾病。與其對話的人數只要一兩個就好,這樣年長者也較容易習慣協助者的說話方式、詢問內容以儘快表達所需的協助,從旁協助者也較能避免手足無措的情況。

4. 若遇上年長者發生類似情形,只要年長者意識尚清楚的話,協助者可以將年長者所述說的內容概要以紙筆記下,並以所寫下的文字給該年長者核認是否是他表達的意思。這是有效避免"雞同鴨講"情形的方法之一。

5. 臺北這個地方可以是這樣具有人情暖意。不要去責怪那些經過後選擇仍前行離開的朋友,而是為了能成為協助者之一而感到與有榮焉!若要再請求他人協助,還是要先徵詢取得同意,畢竟別人是有選擇的權利。在此,筆者也要特別稱讚那間 StarBucks 店面的服務小姐的協助。

6. 筆者更要衷心感謝那位有佛心的白衣李姓女士。每一個人的善意識是可以被誘發,正因為那位李女士一開始就出手的協助,後繼旁人才會提高協助意願而加入救助。也很慶幸自己有作出"為善"的行動作為,萬一再有一天自己是那位李姓女士的情形,當然也會希望有旁人也可以加入協助呀!將心比心,若自己的父母發生這種情形,也會企盼有人能當下提供立即且適當的救助。就將這佛心傳出去吧!

** 刻意將事件儘量忠實的記錄下來,待日後自己作更多的體會及省思!

2010/11/09 補充:
7. 幸好那時參與協助者都積極參與,而沒有人選擇用手機在一旁拍攝錄影,將這段發佈到網路上。也沒有人站在一旁納涼拍攝,記錄那起先沒人理會而顯得有些冷漠的情景。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