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0年11月11日 星期四

心碎的聲音 (當太遲了!)

(本文冗長,不喜勿入!)
2008年8月的某一天,如同往常般每兩週駕著自己的Mazda 323 Protege 2.0 花了約快四個小時的車程從高雄返回台北家裏,卸下那些出外必備的行頭及用過晚餐後,再將車子駛回台大辛亥路後門的停車場停放。一切如往常般無異狀!走在台大校園,空氣中徐拂的風透著些許夏夜的味道。

PM 9:45 分左右,走出台大辛亥路後門,準備穿越辛亥路的人行道。但綠燈時間只剩不到10秒,於是放慢了腳步,停在行人號誌"小綠人"的旁邊。突然間,一道清脆的"碰"聲傳進耳朵。那是好熟悉的聲音,是塑膠掉落撞到地上的聲音,是遛狗時會用到的那一種具迴力裝置可調整繩子長度的工具掉落到地上且被快速拖著走而不斷碰撞的聲音。

"狗狗!狗狗!",孩童急切呼喚聲從人行穿越道的中央往這頭傳來,聽的出來那孩子往這兒追來。疾走小綠人上頭的時間顯示僅剩7秒!
在路燈的照射下,一條黑狗吐舌快喘地奔跑從腳邊經過登上這頭的人行道,後頭還拖著那尚拉長著遛狗繩的塑膠盤。淘氣的狗好像是玩心很重般地接著就停下來,回頭等著那孩童。小男孩戴著眼鏡,在後頭小跑步地追著,也上了台大這頭的人行道,並準備蹲身拾取那被狗狗拖著的遛狗盤。疾走小綠人上頭的時間顯示僅剩5秒!

但這淘氣的狗,似乎還處在玩耍的興奮狀態,竟就在小男孩僅距那膠盤一掌之遙的瞬間拔腿疾奔,好像在玩"來捉我呀!"那種狗狗最愛玩的遊戲。只是,那小黑狗是沿著人行穿越道往對面那頭跑過去呀!疾走小綠人上頭的時間顯示僅剩3秒!
 
這一幕令我微微心中一驚,立刻浮上一個念頭:若小男孩打算衝過去的話,我一定得拉住他。但小男孩在人行號誌前停住了。綠燈時間只剩2秒,小黑狗還在向前跑。0 秒,小黑狗已到了路中央的分隔島。辛亥路上車子的引擎聲響開始加大,開始像比賽一樣地陸續衝出。人雖站在這頭,但中央分隔島到對面的那些西行方向車子加速聲卻特別清晰地傳入耳中。
 
小黑狗還在向前跑,但在路口那一頭向西行的車子卻似未曾看見牠般地疾駛。
小男孩跟我站在這頭的人行道,清清楚楚地看著小黑狗受驚嚇而向前慌亂續行的身影。我心中則默默禱念著"老天爺!不要呀!別跟這孩子開這種玩笑!這門功課對這個孩子而言未免太重了吧!他無法一個人處理的呀!別撞到,也別勾扯到那繩子,也別造成任何人的傷害呀!"
 
不知老天爺是否有聽見禱念,續前行的小黑狗穿過西向疾行的車流,平安登上對面的人行道。之後小黑狗左轉前行,被樹籬遮蔽而離開了視線。小男孩與我接著能做的事,只有等待以及希望狗狗別再興奮亂跑亂衝,平安渡過這76秒的時間。
 
等待期間,耳朵注意及擔心著對面的聲響,同時也看看這個小男孩。判斷應是國小五年級的年紀,正憂心忡忡地看著對面。男孩心中一定是非常的懊惱,怎麼會讓遛狗繩從手中鬆脫了呢。小黑狗這麼興奮地跑著,必然很愛這個小主人,只是選錯逗玩的時機了呀!
 
等待的時間在這時變得非常漫長,時間還有50多秒!還得等好久!老天爺別開玩笑呀!
 
突然從左前方的對面分隔島的那個距離,傳了"碰'一聲,跟著是徹天響的幾聲狗狗的哀嚎。之後空氣中僅存車子左右疾駛而過的聲音。
 
小男孩沒哭,只是望著那哀嚎的方向,無助地等著號誌小綠人的到來。我也是等著,也只能等著,搜索著那哀嚎傳來的方向,試著將視線從樹離中穿透而過,希望能弄清楚狀況。一臺機車也在我們這兒的慢車道旁停著,車上的兩人則也轉頭望向那個方向。什麼時候停在前方的機車?一開始就目睹整個經過嗎?也是家中有養狗的人士嗎?
 
終於,小綠人出現了,小男孩用比我稍快的腳步前行走著。對面則有一個穿著休閒短褲的男士用快於其它行人的步伐往我們走來,穿過對面的慢車道而進入到快車道後則折向西快步走去。小男孩開始用小跑步前行,嘴中輕聲叫著"狗狗!狗狗!"接著一個女士也跟著那位男士的路徑走去。

不妙!那是這男孩的父母親嗎?事情不好了!

前行進入中央分隔島區域,那哀嚎傳來方向的情景則是清清楚楚的映入眼簾。男孩的爸爸正在分隔島的草皮上抓著狗狗的四隻腳,移動那癱軟的身體。看見這一幕的小男孩開始漸大聲地哭喊"狗狗!",似乎還不敢相信那是真的。男孩一直到了媽媽的旁邊,看清楚了小黑狗一動也不動的身體之後,再也按奈不住的潰堤大哭,空氣則傳來徹天響的"狗~~狗~~!狗~~狗~~!"。川流而過的車子引擎聲似乎不見了,只有男孩的哭喊聲。"狗~~~狗~~!"

男孩的爸爸無助地站在那兒,試著打手機聯絡尋求幫忙。男孩的媽媽只能將他擁抱在懷裏,讓孩子痛哭一場。沒有責備聲,有的只是男孩埋在媽媽懷裏痛哭的心碎聲!在十多公尺外都聽的出來:那心,碎了!帶著自責的碎了!

我續前行,那一家人的身影則離開了視線。往科技大樓捷運站的方向前行,但即使離開那個路口約10多公尺,心碎的聲音仍能穿過樹籬從身後傳來!好重的一門"生命教育"的課。

我走著,心中則又默默念著:老天爺幫幫忙,可別讓這種事發生在我們家呀!另一方面則又浮現一些疑問:為何沒有車子慢下來或停下來,那也是一條生命呀?有沒有人因此受傷呢?
-------------------------------------------------------------------------------
這件瑣事,想要寫成文章已經想了很久,幾天前才又正在回憶這事的經過準備為文分享。
孰料,昨天晚上(11/9)與Jason 帶著狗狗去散步時,類似的情況竟發生在我們身上,而 Jason 竟全程目睹整個生命逝去的經過。Jason 不敢相信地摀著嘴,而我則是"看見"心碎的聲音。
 
但隔天的另一件意外事件,則又令我覺得老天爺似乎冥冥中作了一個巧妙的安排。只是這代價,好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