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5年3月8日 星期日

一位家長的反擊:當孩子遭受學校一級行政主管及校長牽涉其中的違法管教事件 (六)

前文:一位家長的反擊:當孩子遭受學校一級行政主管及校長牽涉其中的違法管教事件 (五)

檢視校長說詞及戳破掩飾的謊言
(1) 兜不攏的場景及校長陳述內容
收集了校長親口陳述關於2014129日上午週會時所見的情景及事件片斷經過,接著得以場地環境中每個教師及學生相關角色的相關位置去檢視其中的疑點。一旦交互檢驗陳述言詞,即如同照妖鏡般地真假難逃。
探究及試著還原當天週會禮堂內講臺麥克風位置(即校長及學務主任先後上臺說話處)與各班級學生相對關係,由講臺上往學生望去則學生按年級分三路席地而坐(由左至右依序為九年級、八年級、七年級),各年級按班別由近而遠依序是一至八班,各班四排且前後班別間約留有80公分間距,每人席坐空間前後約80100公分。當天所安排技職教育演講所使用到的投影硬體系統位於講臺下方,約需與第一排席坐學生至少有8公尺縱深。當校長及學務主任在臺上時,其距離中路第一排學生約10公尺,吾子位處為九年六班第一排最後三位學生之一,與校長與學務主任臺上說話處相距至少約30公尺。當時生教組長則約在九年級方向位置。
現場若有學生在頻仍說話發出聲響,以臺上位置觀之應以各年級一至三班最易檢視及察覺。但校長卻一眼就望向吾子九年六班方向並察覺那三位學生說話未停,莫非其影響秩序、干擾會場情形嚴重?但約在九年級附近的生教組長卻未對三位學生作任何制止作為,難道三人間或低語音量小至不察?校長所聲稱內容與吾之後與輔導室主任訪談之內容相當,但還原之當日禮堂內各人員所居處空間相對位置觀之,除非早已長期習慣針對九年六班望去,否則二人所聲稱情節多有不合理處可待細究。

之後學務主任上臺即點名「九年六班第一排最後面那三位站起來」,竟能不謀而合與校長心意相通地鎖定那三位學生?按校長說辭,之後學務主任怒責學生嚇令要站好及要求手放下的過程,許校長甚至還看見那位學生生氣甩手的樣子。換言之,校長是用一種間接的方式承認他目睹學生被務務主任於怒氣中以漠視人格人權的方式管教對待,卻完全未察及未制止非正向管教行為的發生以維護學生權益。其情節已顯然呈現校長嚴重失職的情形,而校長與吾等會談中對事件所見內容似乎也有意避重就輕、扭曲誤導及飾過包庇的意圖。
(2) 校務評鑑日發生事件的最可能真相
與校長會談中校長所聲稱「孩子的輔導老師曾為了一個事情向外面的信評專家散佈謠言說“校長會為了包庇生教組長及訓導處而有吃案的情形”」,吾也詢問吾子班上情形,並與該事件的家長連繫以釐清事情事實,發現校長所陳述的內容與那孩子及長家所經歷的情景出入頗大。
那事件應係發生於民國10311月上旬該校務評鑑期間。有吾子班上某位女學生向該班的輔導室老師遞交投訴函並希望老師轉交給評鑑委員。輔導老師表示他不適宜代為轉交,故陪同學生至校務評鑑會室由學生親自向評鑑委員遞交投訴函。吾經與該學生家長連繫以瞭解事情原由,係該學生於八年級下學期時某次參與第八節課期間因故與另一位學生有口角衝突,時擔任該堂課之教師即為生教組長見狀卻立即僅處罰該學生至學務處並要求填寫自訴表。該學生事後心中不平而頻向同學多有抱怨,但為生教組長聽聞後竟向該學生恐嚇脅迫說道「你不要亂講話,不然我可以告你」。因校內申訴管道已不為學生信任,故不得不挺起勇氣試圖向校外委員揭舉此事以求取主持公道。孰料生教組長於校務評鑑期間輾轉得知此事,竟先不明究理地將該班某學生於音樂課中強制叫喚至學務處怒責及處罰,後又另叫喚該投訴學生至學務處予以大聲責駡。而當日評鑑委員亦曾請請市府陪同校務評鑑的教育局人員持續追踪了解。
吾經與該學生家長連繫希望能與該學生作當面會談及釐清細節,期能如吾子及吾般投訴市長信箱,但請那家長給學生時間考慮及尊重學生抉擇。隔日那位學生向吾子轉述,擔心若投訴之後一切依然如故,其即將於明年入學就讀的弟妹恐遭學務處行政人員更加厲害的挾怨報復,最終選擇心灰意冷地默默忍受。
(3) 校園氛圍及校方行政處置管教學生的真實面貌
校長所聲稱吾子該班自八年級開始即受老師鼓動慫恿而與學務處結下心結,產生與學務處相處及管教問題。但吾與吾子詳談及透過相關知情老師、家長的瞭解釐清,呈現出來的樣貌則與校長所言完全不同。以所知歷次管教衝突事件及自己過去協助孩子與校方於另一事件的交涉情形,所呈現的校園氛圍真實面貌是一個校方行政處室長期以黑道組織般壓制手段以管理學生、甚至經常恃機欺壓霸凌師生的情形:校長帶頭長期帶頭作違法示範,及縱任下屬至少學務處主任及生教組長二人且變本加厲地迫害學生,行徑如同暴力組織之大哥及左右護法打手之關係以加害弱勢眾多學生。
校長與我會談期間均吹捧其治校如何用心「我剛到學校時要推動校務很困難,一開始他們很多都不聽我的。後來我整頓之後,才有今天的局面...外賓入校都稱讚學生很有禮貌...」。但換個角度觀之,他自民國100年由它校教務主任陞任該校校長初期之校務行政推動或多有阻力,但不思以加強溝通協調為道,反而令人憶測其欲尋求可用之強制力以作整頓使眾人遂行其志意以達治校有方考核優等之意圖。
生教組長係於民國100年經它校甄選代理教師合格為體育組代埋教師,之後於民國1018月之後調任該校生活教育組長現職至今。但其自擔任該以來陸續之惡劣對待學生行徑已為多數學生所困擾,學生們也畏懼其高大壯碩身形而不得不遇事屈服以求自保。學生於校內受其粗暴對待之眾多案例,致許多學生對學務處漸累積長期不滿及不服之意。甚或有家長出面與其交涉學生衝突及不當處罰事件,生教組長也是敷衍了事。究其調任該後之陸續行徑,不免令人憶測其為校長所刻意尋求之強制力以作為整頓力量之親信。
吾子在校表現自入學以來各學期履以優異成績多次獲校方頒發奬狀鼓勵,課堂上所呈現的獨立見解想法亦多為教師喜愛,積極參與班際體育競賽並領導班級同競賽前之訓練加強,深具榮譽感及正義感,喜愛鋼琴樂曲創作及小說創作並以網路發佈與同學朋友分享。參酌吾子過往表現及人格及品德紀錄應無重大不服管教之可能。於八年級下學期經校內班際作文競賽勝出並被拔選代表學校參加九年級開學後(民國10310月初)之校外作文競賽,惟可惜競賽結果未能抱獎榮歸。該次競賽可查學務處公假紀錄佐證,吾子在校內行為表現或許在學務處眼中較為突出,但也佐證校方行政相關人員對吾子品行及日常行徑應不陌生,絶非須以強制力待之具嚴重衝突可能之學生。
縱然學生有重大不服管教情節,校方行政職員亦應依相關教師輔導與管教學生辦法及正向管教規定處理或通知協請監護權人處理,不應發生此等剝奪學生課堂參與之受教權利及逕自以身心虐待私刑對待加害於學生的行為。按校方網頁所述學務主任及生教組長二人工作職掌內容,包含落實校園正向管教三級預防工作、學校誠信管理、反霸凌事務、推動品德教育工作、學生日常生活表現紀錄(德育成績考核、奬懲登記)、校園事件反映等直接影影響學生權利之事務,但二人實際上卻完全漠視相關法規辦法且恃權行事,而校長若不是職能不足以察覺事態重大,即是蓄意容許二人的作為以為圖己私己利。
(4) 校長及學務處的挾怨報復
目前查證中之歷次被校方蓄意壓制的不當管教或管教衝事事件正逐一釐清細節,均為已知的事實,後續將依時序羅列十數起事件給朋友瞭解。看看學務處等校方行政人員教職如何粗暴頻發性、週期性地粗暴對待學生,這樣的一個校長帶頭違紀違法的校方行徑究竟有多麼的荒唐,以及他們如何試圖隻手遮天掩過包庇不法的。
而吾子及另二位同學於2014129日及11日所遭受學務處粗暴的違法管教對待,究過往事件的遠因近由,以受害家長觀之實無法排除該事件為校方學務處相關教職員挾怨報復吾子的行為。
遠因可追溯自民國1029月於學期初,當時校內學生課外活動社團志願分配之選社系統發生嚴重疏失致絶大多數學生被分配到非優先志願意向之社團,極大多數學生們均有不平怨言。但學務處則以高壓態度堅持系統無誤,無意檢討修正並強迫學生接受結果,許多學生聞後敢怒不敢言。吾子亦曾主動親自至學務處訓育組表達該舉造成多數學生感覺權益受損希望改正,但為學務處主任所拒絶並強迫接受結果。吾子數次將情形向我告知並希望我能以家長之姿設法處理及維護全校各年級學生權益,故於該學期之學校家長日親師活動後之時間在校長室單獨向校長說明及分析問題癥結「選社系統按理應依各社團完成第一輪志願分配,再依各社團完成第二輪志願分配,如此逐輪分配志願。但系統顯然為先任選一社團隨機完成志願選填,若有遺餘人數則併入其次所選社團再行隨機選填。系統錯誤情形明顯,問題所在亦明,可能只是一個系統參數誤置而使原本應依志願優先作業誤為社團優先作業。問題改善應很容易,希望校方能顧及極多數學生權益重新作業分配,莫只為吾子而為,並主動公開道歉承認疏失以為學生立下榜樣。」
當時校長口頭允諾會瞭解及改善,但後續實則僅更動改善吾子至原選第一志願社團,似乎有意造成吾干擾學校行政以使吾子因特權而有變動改善之學生觀感。其後吾於學務主任主動致電於吾之際,吾對校方之處理方式表達嚴重抗議,學務主任則含混其辭一副意圖將事件就止終結的態度。吾由吾子得知學務處負責該電腦選社系統的訓育組長曾親自向吾子表示謝意及歉意及承諾改善,但學務處主任等校方行政人員並未明白向學生公開致歉,仍不甘情願地要求學生們對此事件應就此打住。
近由則是於民國10311月該校務評鑑期間,吾子同班學生向該班的輔導室老師遞交投訴函並希望老師轉交給評鑑委員,之後在輔導老師陪同學生至校務評鑑會室由學生親自向評鑑委員遞函投訴生教組長不當管教的事件。當日學務處不知為何得知消息,生教組長竟先不明究理地將該班某學生於音樂課中強制叫喚至學務處怒責及處罰,後又另叫喚該投訴學生至學務處予以大聲責駡。按吾與校長會談後所知學務處面對學生的態度觀之,不難意會學務處至少主任及組長均又認為又是一起該班學生於外人面挑戰學校威權,想張揚學校的管教不是而損害校譽的主觀認定;另一方面則是為壓制學生申訴案件,營造治校成果優良的假象,以塑造校長及行政處室良好考績的不實面貌。
加上其他零星事件,吾子該班級幾乎成了校方重點壓制及蓄意恃機修理的對象。但至此所呈現的面貌仍只是冰山的一角而已。
----------------------------------
續文:一位家長的反擊:當孩子遭受學校一級行政主管及校長牽涉其中的違法管教事件 (七)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