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5年3月8日 星期日

一位家長的反擊:當孩子遭受學校一級行政主管及校長牽涉其中的違法管教事件 (四)

前文:一位家長的反擊:當孩子遭受學校一級行政主管及校長牽涉其中的違法管教事件 (三)

與校方的第一次交涉:校長的態度
(1) 列陣佈局
1213日校慶日當天近中午時間我夫妻倆一同進入校園,與班級導師再度當面會談以檢核孩子所言真偽及實情面向,另也藉機堪察學務處辦公室之場景,知悉相關校方學務處教職員究竟是何面容身形姿儀及與家長會的互動關係,不動聲色地遠處觀察其當日與其他學生與返校校友們的互動狀況,查看有無在閉幕儀式裏特別針對孩子班級的情形。果真讓我們瞧見那生教組長拿著手機似乎先在掃視錄影或是拍攝學生們,之後即將鏡頭停留在孩子班級的方向操作手機似乎在放大場景般。一切景象就吾兩觀來,孩子所言之刻意針對的事似乎並非無的放矢,只是還需加以求證,與校長交涉懇談時再伺機而為。
下午二時半校慶活動已結束,與牽手一同在校本部二樓某處樓梯階坐著,看著先前手中整理印出的事件惻寫資料,思索等一會兒要與校長交涉談判的要點及可能場景並逐項次白紙黑字記下,必須堅持與校長的單獨會談並排除其他人員的介入。另觀察著整個看似安靜和諧的校園動靜,尤其是學務處辦公室方向及校長室方向。二時四十五分左右,校長單獨回到辦公室內。二時五十分,我夫妻決定提前早十分鐘至校長室進行交涉。
「○○(吾子名字)爸爸和媽媽,請坐!要不要喝個咖啡?或是泡個荼?」是校長對我倆說的首幾句話,也是令我感到詑異、有氣又好笑的開場白。這校長難道沒人轉知他我夫妻倆此次會談的意圖或可能觸及的問題嗎?我們絶對不是對著和樂心來的,更不是來泡茶喝咖啡聊天浪費彼此時間的。這校長豈會如此沒進入狀況,或是故意裝糊塗?
我夫妻倆頻向他示意不用麻煩後即直接明白對校長說著「今天與校長您會面的目的是來處理一個發生在孩子身上的問題,大概會佔用您約半個小時至一個小時的時間。但是目前為止校方所呈現的態度對我而言是不具任何信任基礎的,我打算將與你會談的過程錄音做為雙方的保障,避免彼此在交談對話過程有失當的言論。」
校長接著找來了家長會長、班級代表家長,欲使其參與會談過程。校長又打算把學務處主任及組長一同找來,說是方便與我釐清。但在我的堅持及表示「若校長不願與我們單獨會談,一定要其他人等參與其中,那就沒什麼好談,我們只好告辭」的強烈態度下,其他人等通通被我請出校長室外。這做法的目的有四:
一是避免人多嘴雜模糊了交涉的焦點;
二是避免讓校長等校方人員仗人多勢眾而有仗勢欺人的意圖;
三是讓校長無從躲藏在其他人背後而得直接面對我們的交涉內容;
四是讓我夫妻倆擁有時間的掌控權,萬一交涉過程對方呈現無誠意態度也可以由我們終止交涉,避免無端浪費過多的時間。
會談在校長請求關閉手機的情形下開始,大概向校長重新概要地說明來意後,即請校長先告知他當日所見情景,並表明之後會將我這兒觀點的事件面貌完整地呈現告知。這交涉的過程就在如同是一局棋,在不明對方實力斤兩的情形下總要下個探手以試試等級輕重。我的做法如同是先請對方先攻,由其落子處探知實力及知情程度。若是選擇先攻,則反而讓對方探知相關的情報,重整資訊以應付之,自己在棋勢上失了先機。
(2) 棋局的第一手
校長開始先攻及侃侃而談其當時所見情景,我則是耐著性子、壓著情緒地洗耳恭聽並觀察捉摸他的表達模式。校長的陳述內容大概是如此:
「那時候是週會課,我在講話的時候也有其同學在講話。那因為要教育小朋友在一個團體裏的行為,我就有說“校長在講話你也在講話,這樣你不尊重我哦”(語氣一副和緩客氣的樣子),說完後他們三個一直在講話。在場有很多老師在、很多小朋友在、有個輔導室請來做技職教育演講的科技大學的一位教授也在場。因為同時間還有一個會議,講完後將麥克風交給學務主任,我就離開了。(我問您沒有目睹嗎?)蛤!我有看到最候那一幕,學務主任“校長在講話你也在講話,現在你又在講話”,然後那三個學生就被他叫站起來。我有從背後看那動作,○○動作是這樣用力往後一甩(將動作示範給我看),我想孩子怎麼會這樣,想說訓導人員他們會處理就先走了。」
「後面的事我昨天有請學務主任跟我報告,學務主任說“校長,那個孩子態度很惡劣,而且在外人面前、在同學面前等於就是要挑戰學校!學務處必須維護學校。”(我問您有無目睹生教組長對待孩子的情形嗎?)是沒有看見,但學務主任跟我報告。爸爸,我講那麼多,能不能你也說說你知道的情形!(回答等下會詳細陳述。續問學務主任如何回報?)他說是生教組長認為那麼多人且等下有技職演講,他就將三人帶離現場、帶回學務處。(確認是只輕描淡寫地說帶離嗎?)對帶離,當然孩子的態度也不是很好,生教組長跟他們在談的過程中也口氣較大。(我問校長若設身處地以孩子的情形來說,您的情緒也會立即好嗎?)(校長閃避不回)
夫妻倆問校長學務主任回報那生教組長只是口氣不好,沒有對孩子有肢體動作產生威嚇的行為,小孩心生恐懼而最後被強迫寫下自訴書?校長轉而積極解釋自訴書「那個叫事件陳述書。十幾年前我在當訓導主任的時候就有了,現在叫行為自訴書。它有兩個目的,是一個事件過後讓孩子把事件再寫下來一次,讓他們冷靜及反省,目的在此。這事完後我問學務主任說孩子寫完自訴書後怎麼處理?主任是說“我們只是要教育小孩子,而且要他們反省,只是下課後叫他們到學務處罰站。(與校長確認是學務主任回報的內容,而不是生教組長直接回報的內容。)對!是學務主任跟我報告的。當然,孩子態度不是很好,生教組長也很大聲。(追回生教組長有動手嗎?)生教組長沒有動手呀!有駡小孩啦!(再追回怎麼駡及駡的內容?)我是不曉得內容!昨天在準備校慶嘛,我只是在電話中跟學務主任談的。我要請他們進來的意思是你有怎麼樣的問題可以當場直接問。今天爸爸您來的意思及目前聽起來的情形,是您覺得生教組長對孩子們的管教是不妥的,能讓我了解孩子回去如何跟您陳述的?(我請他稍安勿燥,強調在事件中孩子是處於絶對弱勢。續問校長至目前為此只從學務主任維一管道知道處理情況?)對,因為昨天準備校慶的事,晚上都還在佈置。(問校長在生教組長管教學生的過程中學務主任是否在場)應該不在,但學務處辦公室裏有其他的老師在,他是跟我這樣講。」

續文:一位家長的反擊:當孩子遭受學校一級行政主管及校長牽涉其中的違法管教事件 (五)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