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5年3月8日 星期日

一位家長的反擊:當孩子遭受學校一級行政主管及校長牽涉其中的違法管教事件 (五)

前文:一位家長的反擊:當孩子遭受學校一級行政主管及校長牽涉其中的違法管教事件 (四)


與校方的第一次交涉:校長的態度()
(3) 令人詑異的校長心態
耐心花了約10分鐘先壓著性子耐心聽完校長對違法管教事件的說詞後,我接著花了近30分鐘時間鉅細靡遺地慢慢陳述所惻寫得的事件情景,包含129日及1211日二天孩子的遭遇,也動作示範生教組長拉扯孩子衣襟的力度及強度。
吾夫妻倆請校長能對這起不當管教事件能明察秋毫,不要只是透過學務主任這個單一訊息來源,就如校長也知曉尚有其他許多老師也看見事件經過,須多方了解。也向校長反應心中不平「況且學務主任是生教組長的直屬長官,回報給你的內容也可能為了掩過學務處的不當行為而有取捨,悖離事情真相。孩子們到底是犯了什麼滔天大罪,需要被如此的對待?如果如您所轉述的孩子在週會上講話、態度不對,難道就一定要這樣的方式處理而沒有其它方式嗎?教育者用這種小孩子或是大人都不能接受的行為對待他們,難道是一定必要的程序嗎?孩子是充滿正義感的,也覺得他的同班同學長期被學務處以差別待遇對待,這次是讓孩子遇上了不當管教,應該要挺身揭發制止校方學務處這樣的行為。」
未料校長在承認身為一位教育工作者而言這樣的處置方式的確是不妥之後,校長竟開始一段意圖以損害導師、輔導老師名譽及試圖扭曲操弄是非以誤導我們對事件判斷的陳述。「這個學校我來的時候,老師之間不是那麼和諧,這是校內的事情。但是我來了三年多後,狀況是愈來愈好,所以辦學、升學、老師的認度都一直上來。也一直在化解之間的不愉快,孩子導師、孩子的輔導老師二人跟生教組長間確實不是那麼和諧」(吾重申縱然是這樣,也不能拿小孩開刀呀!) 

「孩子的輔導老師曾為了一個事情向外面的信評專家散佈謠言說“校長會為了包庇生教組長及訓導處而有吃案的情形”,而孩子導師的公公與我也很熟。事實上我這個案子也還在查,他們可能利用孩子在詬陷老師。這個案子我作了校安通報,督學也都來我這兒了解過,但我們仍在查這案子。」(吾夫妻提醒校長所說的是另一件事,重要的事情是吾子及同學們被生教組長非法管教對待!每一位家長面對這種事件都會為孩子做任何事、付出任何心力以保護孩子。)校長接著竟著又試著損害導師名譽地陳述「我絶對相信孩子所講的話,但孩子有沒有被誘導過?以前孩子的導師跟生教組長二人為了孩子們八年級時隔宿露營的事有過衝突。孩子的導師因懷孕故不能帶孩子,就安排請孩子們也喜歡的公民老師帶。但因那老師家裏有事,訓導處就安排另一位老師帶他們班。結果就有人操做成是訓導處不准那位公民老師帶孩子們的班。那時孩子的班就跟訓導處有一點點的問題,那時我還找了人進入班上做團體輔導,那顯然無效。我也很清楚去鼓動孩子的是誰!」
「今天老師做錯了,我一定先向爸爸媽媽導歉。不知道爸爸媽媽的需求是什麼?如果我查出來生教組長是錯的,那該處罰的我一定會處罰!」(我問該處罰的一定會處罰是指什麼?)「我一定會送考績會!」(我強調生教組長的行為己涉暴力相向等的相關刑事責任,但尊重校長權責僅能以行政權責處置。)「孩子固然是我們的寶,但如果今天我們處理了生教組長的事,那會不會讓學務處的人員不敢做事?這是我要去思考的問題。」(吾強調每個巢都有一個頭,我們無意介入大人間的惡鬥,但校長你是這個學校內的最高主管,發生事情當然免不了責,我們也會唯你是問而已。)「孩子導師的家人也有被我找來談過,顯然無效。那不瞞您,孩子班的輔導老師也做了很多錯的事情,現在人事室也在追究。我要說連那位輔導老師在校務評鑑時都跟評鑑委員打小報告說校長如何修理及處罰他!(吾試著要校長別扯的那麼偏離及龐雜。)「這些事情原本是家醜不可外揚,讓爸爸知道的原因是事情有巨觀、微觀。也有家長反應老師怎麼可以利用學生去攻擊老師?這個我也在處理。」(吾回道若真有這樣的事情的話也應主動讓家長們了解,處理老師不適任的問題。你私下處理的方式也是一種隱匿不揚的行為)「我治理這個學校,有很多事及人要處理,就跟爸爸經營一家公司一樣。當初我到這學校時,我是名目上的校長,真正的校長是主任!他們都不聽我的,我的主任他可以不要聽我講話。我經歷過從臺灣省到臺北市,本來剛到這個學校的時候學生流失的很厲害,我到的第二年才有改善。現在你所看到的學生額滿,校舍的部分包括智慧教室、國際教育、體驗課程及合唱團,都是我來才有的。」「現在九年級的老師及學生都在開第九節拼升學,但您們孩子那一班上只有12個孩子有意願參與。現在906907兩個班的第九節是不見的。我的意思是老師的付出度!我跟孩子導師的公公是世交,...(我強調學校不應強迫學生參加第九節,以及以此指責老師不負責。校長所說的這個零零總總的瑣事都不是我的孩子及他的同學遭受非法管教對待的理由,希望校長能有個層次輕重的處理)
○○爸爸,您希望我做的什麼程度?」對於校長如此的問法,心中直覺反應是校長似不應問我們這樣的問題,這問法似乎是誘導我們去操弄校長在事件上的處理作為,有意圖陷害吾等干涉校務的情形。對校長回道及強調事件中生教組長與孩子們間的關係就如一個刑事案中的加害人與受害人的關係般,生教組長的管教行徑不僅違反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教師輔導與管教學生辦法,更是涉及相關刑事責任。對於這樣的情況之下,那生教組長是否還適任這樣的職位,我高度質疑。但怎麼處理,那要看校長的智慧了。
○○爸爸,您希望我把生教組長換掉嗎?」我對校長回道那一切得視事實真相及校長的權責去處置。若那嚴重違法管教情節果真是事實,那對於一個有加害者得以繼續擔任生教組長職位去管教受害學生的適當性,我相當懷疑。請校長瞭解後,另安排時間再當面對話,避免在電話中看不見彼此反應舉止及語氣情緒而有誤解的溝通方式。
(4) 校安通報啟動了嗎?
與校長花了約90幾分鐘的時溝通會談,於四點半離開學校大門。約一個小時後的540分左右,家裏電話接到校長的回報,回覆道「方才與我會談後與學務處那兩位亦做了會談,發現與我陳述的內容有相當的出入。大約5點半時已經跟督學報告學校發生重大校安事件,啟動校安通報機制。接著的處理方式,會組成調查小組調查釐清事件疑點。調查小組的委員數一般是三個人,我找的委員一定是教授級的,我會完全站在維護孩子權益的立場來秉公處理的。調查結果會把一份調查報告給爸爸您、一份給教育局。若爸爸同意的話,我也會請家長會長在調查的過程從旁協助,維護調查結果的公平的。」
當時對校長的回報只能就校涉程序的結果觀點視為有作為及處理誠意的展現。事後約於201519日與國教署負責校安通報窗口的教官連繫後,確認當日確有接獲校安通報事件。吾未追問校安通報內容及通報事件等級為何,但與國教署了解後只知他們就只是管理通報資訊,真正的處理還是要教育局及學校校方去處理。
那麼校安通報啟動的後續作為呢?按法規規定似乎得在十日有所處置反應,吾只得暫時等待及每日問吾子校方有無與他做校安事件調查的動作。等一日,等二日,等三日,一直等到十日過了都未有動靜,按市府教育局99430日北市教國字第09935923000號函「校園安全及災害事件通報作業要點」流程規定,校方似有意拖延及隱匿。那麼下一步就是市長投訴管道的反應,還是再遁行政法的程序去處理問題。
----------------------------
各位到訪及對這違法管教事件有意瞭解的朋友,至目前由文中所聞關於校長的反應及態度,您如何憶測?校長有無面對問題及處理的誠意,還是認為事情不單純,校長只是片面的安撫之辭而已?

續文:一位家長的反擊:當孩子遭受學校一級行政主管及校長牽涉其中的違法管教事件 (六)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