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5年9月20日 星期日

一位家長的反擊:學校家長會的態度及處置(二)

前文:一位家長的反擊:學校家長會的態度及處置(一)

(二) 班級家長代表辜負了906班其他家長的委託信任

自吾子於2014.12.9 及12.11日在校內被學務處欵似以霸凌威嚇管教手段對待事件後,延續至2015.3.13日學校日班上家長們開會經過,直至校長遴選續任投票等的整個經過,確實已是辜負了906班其他家長的信任,尤其是2015.3.13日學校日積極與會的家長們的委託信任。對於班上學生之前在學校內被教職員壓制欺負的情形及學生家長處理的經過等,尊重那些學生及家長的意思而不在這兒揭露,班級家長代表對於那些事件的處理態度等也就一併不在此處交代。

將我所知及經歷的情形按時間序項列如下,有意瞭解的朋友請慢讀細釐清其中情節:

(1) 2014. 12.12 日,星期五
班級家長代表徐姓代表 (家長委員會九位成員之一)約於中午時刻撥打電話至吾子媽媽手機,大意上是因為接到教育局轉送的1999投訴內容,問孩子媽媽是否是我們投訴的?孩子媽媽回答不是,然後於電話中大致也簡要陳述孩子回家簡要告知的概況。事後才知當日因該徐姓家長代表洽輪值家長會辨公室內,洽好即得知教育局轉送的1999投訴內容轉送副本到家長會內容,而做後續連繫。

當日下午則於家中電話接獲學務主任黃主任 (現轉任學校輔導主任) 打來的電話,一幅不知情的態度問道 "請問XX爸爸,是要跟校長談什麼事嗎?" 這通電話的來由是因前日即與班級導師協助安排與校長會面時間。朋友們可慢讀之前文章關於孩子事件經過,即知我當下的認知是那位黃主任怎麼一副沒事發生的態度?(不過也早意料到那個態度,另撰文詳陳) 電話中當下再次強調我只與校長談內容,若校長不願談,我則另覓途逕處理。當日傍晚再次接到黃主任的電話,告知已與校長安排於隔日下午三時於校長室會談。

(2) 2014.12.13 日,星期六
當日下午約 2 時 50分,我與牽手二人進入校長室內,之後有一位男士進來與我遞交名片並自稱是家長會長,但當時我跟本未注意也未認清 (後會另撰文詳述)。當時徐姓代表亦曾進入校長室內。但在我堅持請校長單獨與我會談的要求之下,那位男士先行離去,徐姓代表原本尚自認為是關乎班級事宜而待在校長室內沙發上,是我再做一次要求後,校長才將徐姓代表請離校長室。而後我再請校長將門窗關閉,亦不讓校方其他教職員進入之後才開始實質約90分鐘的的會談。

當時,我還很臉盲且疑惑地問徐姓代表是那一位?徐姓代表回答 "我是906班家代啦!",但仍被校長依我要求請離校長室。按此觀之,徐姓代表能否知道我與校長會談的實際內容及經過情形?徐姓代表是否當時就知道我與校長會談的內容會被錄音?

(3) 2015.01.10 日,星期六
當日期間應是所有的家長都接到徐姓代表以家長代表之姿所發的一封簡訊,如附圖。讀過該內容之後只是產生更多疑惑:
A. 讀書風氣不盛是要罪責班導師嗎? 學生願不願讀是孩子的習慣,家長之責大於師。況且讀書風氣這事是需要時間養成,若真有這問題則早該提出而不是拖到此時才提出。
B. 人心浮動,則早於八年級開始即從孩子處陸續聽聞,但原因主要來自於學務處等校方的不友善對待態度。難道要究責於導師?九年級上學期間班上學生又至少發生二件重大事件,吾子事件是其中之一。另尚有其它事件,造成學生的其它壓力而至人心浮動。既然先前徐姓代表均未告知其他家長事件情況,在那當下處理人心浮動之事所圖為何?
C. 如何協助孩子們定心衝刺,及討論其他疑問事情等更是令人費解。難道也是要究責於導師?各個孩子的讀書學習狀況不同,各有各的需求,怎能以一個由少數家長們討論得的結果作為唯一方案,再假協助孩子之名強加孩子身上,或據以要求導師配合。
D. 地點竟是選在家長會辦公室而非班級教室,那麼究竟是誰要求召開此次座談的?難道要究責於導師?家長會長也將與會?家長會長若與會,那麼坐談的層次及依據又是如何?總不能一個班級家代可以如此擴權地召開座談吧?若是如此,豈不是任何一位家長與班級家代關係好些的就較有機會召開坐談會?

(4) 2015.01.21 日,星期三
當天晚上的坐談會如期按徐姓代表安排時地召開。班級導師未與會,吾未與會、許姓學生在家衝刺的家長未與會、周姓學生在家衝刺的爸爸與會、張姓女同學的媽媽與會,所知情形與會的家長並不多。但家長會何會長則到場與會,引起至少一位家長不滿。當日座談內容未曾以 Line群組、連絡簿或其它形式告知所有家長。

(5) 2015.01.23 日,星期五
當日約中午時刻,徐姓班級代表、另一位班級家代、家長會長、教務處主任等人於某教室或會議室內,約見班級導師,並呈交聲稱係於 1/21日座談會所應的五點內容給老師,其中有怪責於老師處。該內容未曾於事後由徐姓班級代表提及,也未再於爾後 3月13日下學期的學校日上告知。班上家長除了班級代表之外無人知曉 1月21日座談後還有 1月23日班級導師被約見的情形。

(6) 2015.03.13 日,星期五
學校日當天我提早到達班級教室內,但徐姓代表則更早抵達。徐姓代表全程參與 906班當日長達近2個小時的班級家長活動過程,也未對由導師擔任該次集會的主席提出異議或糾正,依然按慣例及其他班召開形式般地由老師擔任集會導引人。出席該次學校日活動的班級家長,或許也都覺得那是因孩子而結下的緣份,珍惜最後一次的學校日活動均待在班上而未參與由校方於禮堂內關於升學資訊的活動,也沒有任何一位家長被強迫留下。

該日討論過程,會另撰文詳述,莫讓導師落入做票偽造非議。但當日二次投票結果,一次是11 票同意第二家代辭任及由我補任的臨時動議案,一次是10票同意將我所提的11點建議內容請第一家代(即徐姓代表)刪除第11點後於家長會或家長委員會上適當時機呈提。家長們同意我補任的理由是為免那10點建議內容無法由徐姓代表表述及曲解,由我協助徐姓代表於家長會呈提時作說明。當日徐姓代表也出示手機內容表示已將10點建議內容拍照傳給何會長。

但徐姓代表卻未依該日至少10~11位學生家的委託信任行事,更從家長會臉書頁蓄意於5/22日發佈之2015.03.17日家長會及家長委員會的會議紀議觀之,徐姓代表所陳述的內容根本與實不符,意圖揑造班級導師徒增投票數、虛造班級家長投票結果的假象,有故意落罪於班級導師之嫌!

(7) 2015.03.25 日星期三
孩子返家口頭轉告由老師告知的內容 "家長會不同意906班於當校日當的決議,拒絶同意由我補任班級家長代表的班級決議,但未有任何書面內容轉交與我。

(8) 2015.03.26 日星期四
至學校與班級導師追詢確認此事,班級導師則表達是某位副會長於前日告知的。換言之,在家長會臉書頁蓄意於5/22日發佈之2015.03.27日家長會及家長委員會的會議紀議之前,即至少由副會長等少數人於召開會議前即直接否決本班學校日的決議意思。

(9) 2015.03.30 日星期一
手機接到一則簡訊,一位稱是九年級副會長的人士在 17:43傳來,沒有任何彈性地要求我隔日至校去聽他做說明。個人則無法於家長會臉書頁查得相關佐證資料以求證真偽,一直以詐騙冒充視之,遲至晚間20:17方回簡訊,並強調應對本班出席家長說明才是。簡訊截圖如右。

(10) 2015.04.02,星期四
因先前未接獲家長會明確書面文函告知,當日晚仍與意欲辭任的第二班級家代一起出席家長會的會議,除了處理辭任及補任事宜之外,也欲協助徐姓代表說明那10點建議內容。但會前即由會長何研田僅以口頭述說問過教育局及教育局的回函表示不同意本班辭任及補任的做法,也當眾顚倒本末地稱道那10點建議內容不能由我提交,只有家長委員會成員才可提交及討論。但按2015.03.13學校日徐姓代表的陳述,那10點建議內容早已提交家長會及家長委員會。之後,我無意再淌當日那場混水之會,也不知當日那個家長會的會議通知內容為何,即於他們會議開始前的用餐期間即先行離開。
-------------------------------------------

續文:一位家長的反擊:學校家長會的態度及處置(三)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