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5年9月18日 星期五

一位家長的反擊:拼湊事件實情 - 與多位老師晤談 (四)

前文:一位家長的反擊:拼湊事件實情 - 與多位老師晤談 (三)
孩子經歷的事件場景:
一位家長的反擊:當孩子遭受學校一級行政主管及校長牽涉其中的違法管教事件 (二)

拼湊實情

(五) 技職講座外賓教授的說詞 (下)
2015.01.20 AM09:50 依事前約定時地在莊教授的辦公室內進行了約30分鐘的晤談。讓教授先充分依自己情節記憶及觀點陳述事件經過後,進行了實質的問答釐過程,期間也提出一些理念與教授參考,但無誤導教授的意圖。

由於教授是以外賓受邊的身份參與當日的技職教育宣導活動,如同訪談最後教授自己所說是校方以外的第三人的觀點,可能會比較客觀些。接著就將當日的問答釐清內容按錄音譯文貼附如下,並將問答語句發生時間標註於各詞句前方。

底下內容接前文與教授問答釐清事件經過的經過:
---------------------------------------------------
15:09~16:10
(請教授容許我說明為何孩子會有那樣的舉止。因為校方長期針對九年級,有不斷地對他們班及其他班施加高壓控制的方式。而且過去有發生故意欺負學生,學生家長到學校反應,校方也沒處理的情況。)

16:14~17:03
教授訝異地說道 "所以是同一個學校!如果是這樣~~"
(同一個學校。去年(2014)八月中有一個平面媒體報導過一個學生被性騷擾案件的新聞,教授有印象吧!當然還有其它新聞,這零零總總也有很多情況,但學校裏面其實學生申訴管道根本是失效的,他們申訴案件數依我瞭解的情形是零。那麼有這些樣的情況,但學生申訴案件數是零,請問學生是否可能被高壓控制?所以當下學生的那個舉止,的確在你不瞭解的情況之下會覺得很 Shock,但若了解孩子的情況的話就能明白。)

17:04~17:21
教授訝異地說道 "所以他們是因為長期被~~!如果是這樣~~"
(被臺上的學務處主任及臺下的生活教育組長二人共同欺壓,在孩子告知的觀點中是被共同欺壓。)

17:21~17:47
教授問道 "他們是怎麼被欺壓,我想了解一下!就是除了那天的狀況~~"
(我掌握的事件很多,但不想造成我對教授您造謠散播的情景,所告知的內容是已經向市長信箱投訴過的內容,僅止於那些內容,其它事件則不便透露。)

17:47~18:52
教授說道 "沒問題,你看看還有什麼需要的~,我只看到現場我瞭解的部分,剩下的我都不知道了,我也不知道前面發生什麼狀況。"
(對我而言,學校完全就一種欺騙的方式。在外賓的眼中會認為學校管的很好,但這個管的很好的表像其實是高壓管理的結果。學校一直說人格教育,那什麼是人格教育?我尊重你的人格發展呀!有說站起一定要手放下來嗎?就如我在面前站起來,很輕鬆地手放著只是一個習慣,在孩子眼中不是什麼大事。我們是否要用軍事管理那一套?我們以前學校裏經歷過軍事管理,但現在已不適宜。況且尊重人格發展,就算是那樣的姿勢,但心底有在聽你說話,有何不可?您有要求我一定要端正、腿併攏坐好跟你說話嗎?不會吧,因為我們是18歲以上的成年人了,你我都可以用輕鬆的姿勢及互重的坐姿對話,這就基本人格。那麼為什麼得要求學生站起來要站好,若學生不站好就被冠上不聽話的帽子,接著就被帶出去了?)

18:52~19:25
教授說道 "所以,當下中間那個孩子是有點在反了!為了反抗高壓的狀況~"
(向教授陳述這點我不太清楚!但依我的了解,那個孩子他是不知道臺上在講什麼,孩子說他可能就習慣地把手放在口袋裏。這點也問過輔導室責屬他們班的輔導室老師,老師瞭解那位學生,知道學生就是一個習慣舉止並無惡意。)

19:25~20:35
教授說道 "這個我ok,只是臺上的組長(學務主任)說你怎麼手還插口袋,你應該立正站好。但他可能還繼續搖擺,這點讓我嚇到!~因為他沒有聽組長說你站起來嘛,就應該是那個!因為不了解前面的原因,會認為說你講話被叫起來,怎麼還一幅吊兒郎當的樣子!在我的感覺是如此,因為那是現場的感覺。你說我們這樣講話是輕鬆自在,但現場是一個週會的狀態,是比較嚴肅、比較嚴謹的。而且剛剛臺上有校長在講話嘛,然後組長上來宣告事情等等等~~~"
(教授您覺得學生吊兒郎當,對我而言則顯示學校想要在外賓面前塑造學生都品格端莊的印象,結果教授您產生那種意象,學校覺得學生品格育不好(有失顏面)的情況,所以就把學生帶出去。)

(追問教授三位學生被帶離後有無再返回?)
20:37~21:00
"沒有!我確定沒有。(我陳述孩子被剝奪受教權了!) 這個一定是的,他們沒有再回來了,我還沒上臺講之前就離開。就完全帶出去,我也不知道走去那裏,就不在那個空間裏面了。"

(請問教授帶三位學生出去的男老師有無再返回?)
21:02~21:43
"我沒有特別注意,因為太多人了,我沒有辨法在講的時候還看每一個出入口,所以我真的沒有辨法注意。但是如果一次那三個同學回來的話,我想我可能會注意到,畢竟剛剛那三個同學是一個 issue嘛,對不對!可是我並沒有注意到他們三個被帶回來。至於剛剛那個男老師有沒有回來,我沒有特別去注意,因為現場也有很多男老師。所以,這個就是我大概看到的。(再次追問教授沒注意到三個學生有無返回?) 我確定應該是沒有出現,因為如果三個同學同時回來,我應該會注意到。老師進出就沒注意,因為我也是當下去那邊幾分鐘的時間,沒辨法注意到那麼細節。"

(請問教授有無於2014.12.26日接受懷生國中的調查小組的約談?調查小組在會上稱他們是受教育局的函文指示辦理,也會約談相關知情老師等,教授有無接到通知?)
22:21~23:36
"~直到今天早上知道你要來,這中間我都沒有收到公文函或電話等,都沒有! (我陳述學校及教育局根本忽略你的證詞了) 他們沒有通知我,沒有!我要講的就是事實,就是沒有。如果有的話,我就給你看 email,他們也可以提出什麼證據呀像什麼公文,除非公文現在還沒到則另當別論。我剛剛才下去看我的信箱啊,就是確定是沒有。~"

(陳述自己稍後即前往地檢署提起告訴,自己無誤導教授且尊重教授的想法吧!)
24:12~24:56
"沒有!我就是表達我自己的看法,我看到的和我自己當下的想法,就這樣。因為我不知道前因後果,就只是當下現場我個人也是Shock,就這樣。因為就像我剛才講的,我教的都是大學的,是完整人格的,比較少看到學生有這樣的狀態。當然也有說學生睡覺我叫他起來,他又睡了,也有嘛!類似就是故意的。那當然我就要說你不要上課。 (我回應那是教授上課的風格) 對!那只是在現場被嚇到,可能自己跟現在時代不一樣。"

(請問教授是否了解學校校安通報的相關規定及處置?)
25:00~25:26
"我完全不瞭解,你說懷生國中的嗎? (我回答是教育部) 不了解,不了解!...我完全不知道可以或要做這個動作,不知道。"

(陳述無論在前面看到的情況是學生如何不對,完全剝奪孩聽週會的權利,而且這是一個技職教育說明,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機會,但孩子竟然被剝奪。按青少年保護法第49條等的相關規定,我認知上是要做相關的通報。)
25:26~27:03
"對、沒錯!...我們還沒有被告知看到這種情況要舉報的,沒有。(陳述必須釐清教授的責任) 我知道,沒問題。因為我被以客人身份邀請來的,我當下認為他們可能被帶出去訓一下話,就這樣而已。因為我有自己的內容而講,當下不可能去~,之後我趕著回來、我行程也滿,沒有想到說這麼仔細的部分。再來我所接受的教育,並沒有在初中、國小,因為他們是有特別的教育學程,教育心理學那些我們沒有學過的。我們是不同的體系,我們是算比較高等的教育,我們是教技術為主的。所以那個部分我們就尊重學校的處理方式,因為我並不是那方面的專業,我沒修過兒童心理學或青少年心理學,那些我們都沒有接受那方面的課。所以你說我們要怎麼介入管理,大概不可能

(追陳當下看見那個情景就只是感到Shock,可是到底怎麼回事也不了解?)
27:10~27:40
"對,你也不好意思去干涉別人。而且我又不是這個學校的相關人員,那我要怎麼樣去介入。除非像你講的我事先知道教育部的那個規定,看到什麼狀況要緊急做什麼反應,但畢竟我在這個大學從來沒有受過這方面的訓練,告知我們出去做技職教育宣導時看到不當管教要趕快怎麼處理等,沒有說應該要這樣做。"

(請問教授在做技職教育宣導的過程,臺下學生是否也有說話的情況如何?)
31:05~31:54
"有啦!其實這個東西,我去過很多場了,國中的學生、初中的學生、八九年級的學生他們比較關心的事情是第一階段的升學,高中、高職、五專、大學都還在很後面,他們都還沒有辨法去想像。我去過很多場,都是蠻吵的。當然,這可能跟我個人的說服能力有差,(回應教授客氣了) 因為你要講的很那個當然就比較容易吸引目光。不過,過程還是蠻吵雜的,這難免啦,我也習慣了。當然我們還是盡量去做,當然還是有孩子很認真聽,(回應教授我了解) 一定會有的。"

(感謝教授撥冗及被打擾如此一段時間!)
32:19~32:26
"如果說地檢署說要找我去傳證,那我就去呀!我的想法,事實就是事實!專業,我們尊重專業,就這樣。"

(陳述個人未表明究竟是那一位學生的家長?你也不知我是為那個學生在瞭解事情?)
33:11~31:54
"我也不需要知道!都不知道,我就說我還原現場就是這樣!(感謝教授) 需要我還原現場,沒問題呀!畢竟我是第三方啦,沒有關係,我想講出來會比較公正一點。你叫現場那些老師,但那畢竟還是懷生國中的老師。那我剛好我在,那就講我看到的狀況,就是這樣而已。(再次感謝教授的時間與協助)"
---------------------------------------------------

續文:一位家長的反擊:拼湊事件實情 - 與多位老師晤談 (五)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