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5年9月21日 星期一

一位家長的反擊:拼湊事件實情 - 與多位老師晤談 (六)

前文:一位家長的反擊:拼湊事件實情 - 與多位老師晤談 (五)
孩子經歷的事件場景:
一位家長的反擊:當孩子遭受學校一級行政主管及校長牽涉其中的違法管教事件 (二)

拼湊實情

(七) 學務處教職員四人說詞(一) - 衛教組長&體育組長  (下)

時間:2015.01.15 AM11:50扺達校門口,以該時間起算時間標記。訪談提問的內容總結只有一個:請協助協清實情,描述他們所知孩子事件發天的情景究竟為何?
---------------------------------------------------
(接續前文)
體育組陳組長回答:
14:14~15:37
"我以前也當過生教...那天就是當他們小孩被叫起來的時候(問是否不記得孩子是如何被叫起來的?) 我的位置是站他們的後面,你懂嗎?..我面對講臺,...應該說我是看著他們的背影。所以,當主任請他們起來的時候,啊不知道是說他態度不好還是怎樣,後來生教組就請他出來。其實這個部分,爸爸不要太在意。因為,通常啊,我們全校在升旗的時候,比方說有人被主任、甚至組長叫起來,我們旁邊的老師都會把孩子拉出來。那我們拉出來的用意,就是做一個緩和,把小孩子叫出來跟他講說你為什麼被叫起來幹嘛。所以,以我自己當老師的立場來看,到這邊其實都OK"

15:38~16:46
(我回應對我來說這不ok,那已經違反你們輔導管教辨法的規定,教育部的人權教育政令允許學校如此般地叫學生起來嗎?若以態度不佳為由用同樣的對待方式和過程施加在組長身上,組長是否也覺得合適?...請組長減少其中價值評斷,僅以所見經過告知即可!)

17:00~28:28
(許校長緊張地進到學務處辦公室內干擾我對孩子事件的瞭解及我與陳組長的對話,最後許校長要求學務處所有人員去做自己的事,不要理會我。對我說 "爸爸,如果你有什麼樣的狀況的話,你可以行文給我,我來處理,好不好(我回問校長意思就是拒絶我了?) 好,就這樣。" 許校長向另一位教職員道再見後即離開學務處辦公室)

28:36~28:52
(我請陳組長自行決定是否繼續與我會談,有些是校方不瞭解的事情。有些部分,請組長基於自我保護的衡量,自由決定~)

28:52~29:10 ()
29:10~29:48
"爸爸你如果只是說要瞭解那天他們發生的事情,還是說我在調查小組裏面的回答,那個都是還OK。但是變成說我跟爸爸剛剛講的那些話,就是說今天我講的不符合你原來想的畫面,或是說跟原來的事實不一樣,造成爸爸說不信任或是會有情緒這樣子,那我覺得這樣的對話就沒有意義。 (回問組長覺得要如何較佳?)"

29:50~30:30
"所以你剛剛跟衛教組長在講話,我才要出面的原因是因為他那天確實不是從頭到尾在那邊的人! "(我回答我不知道,但孩子們的內容中指稱衛教組長是在學務處辦公室內目睹生教組長對待他們三人的過程。請組長體諒!..)

30:30~32:50
(向陳組長告知我已與當日技職講座的教授面談過,請組長也不用追問那教授所告知我的畫面為何,畢竟我不是當事人,我腦海中的畫面不重要。我想瞭解的是你們每個人看到的畫面是什麼,那才重要。我們要多方瞭解,才能將畫面堆疊起來,我並沒說陳組長陳述的內容是真是偽。...請組長避開價值觀點評斷的內容,僅將所見告知就好,我的目的就是想還原事件經過而已。其中許多作為處置的恰當性與否等問題,各人自有不同主張...不談立場問題。每個人看到的一定是不同的...)

32:48~33:39
"我覺得情節的描述是一種情節記憶啦!那每一個人的情節記憶~(我回應時門一久就模糊了) 在我自己認為的輪廓裏面,那天就是,你看我連他是被校長或是被主任叫起來都不記得。通常被叫起來之後,組長會叫他們出來,那叫出來之後,一開始是請我帶他們三個過來。...因為他可能會繼續主持朝會或幹麻。因為主任講完,通常組長會上去講。我也準備走出來帶他們來這裏了(學務處辦公室)"

(請問組長當時三位學生有那麼嚴重的失序狀況嗎?)
33:47~34:30
"我看見的是他們的背影,若是他們有不好的表情或幹麻,那我真的不知道。 (追問是否有嚴重干擾會場秩序?我所知的情形是現場也很吵雜。) 因為主任在臺上的話是可以看到每一個學生的~,對、所以講話的話會看的很清楚。那我們站在旁邊,誰講話情形比較嚴重?視野若沒有聚焦在那一班,如果我剛好看七年級,啊九年級在吵,主任剛好看到九年級,當然他會去指責九年級的部分。因為我們升旗來講,老師要在旁邊..."

34:32~35:05
"本來我要帶他們出去,我準備帶的時候,生教組長就帶他們過來這裏。(問陳組長是否跟在後面?) 反正就是學生走,我也跟著走,反正就是從那邊走到這邊,走的過程都沒什麼。(問陳組長是否跟在生教組金組長後面?) 我習慣都走在最後面,就是有跟過來就是了。"

35:05~36:06
"之後,他(生教組長)叫其中一個孩子去他桌子那裏。(問是在白板前方?) 應該是說,小孩三個都在那邊啦!以我以前處理的方式,如果組長在跟其中一個小孩在講話的時候,我都會把另外的孩子帶來這裏(鐵製矮櫃),就是把他們叫到旁邊我去講,讓他對那一個,就不要讓他一次跟這個講話的時候,兩個人在旁邊看這樣。所以我就叫兩個同學來這裏面向走廊!"

36:09~36:29
"我去跟他們講什麼,那就不重要了。也是在叫他們來,你們到底是怎麼樣啊!那至於你說金組長在怎麼對他們的動作到底是什麼,我沒看見。 "

36:30~36:45
"(追問是否也不知生教組長說了什麼?) 回來是會駡小孩,但究竟是駡什麼,我可以跟爸爸說情節記憶的部分真的不清楚了 (回應我了解,事件經過這麼久了!) 整個事件的輪廓來講,就是這樣子。"

36:45~37:54
"然後我去調查小組裏面,我被問到的也是這樣的陳述。所以,爸爸如果想要從我和剛剛衛教組長理解到的就這個樣子。(追問對於學務處內發生的情形也沒有說明吧?) 我的說明就是跟剛剛跟您講的東西是一樣的。因為當天其實我自己的角色就是在一旁協助,因為今天在學校做輔導管教是生教組長的業務啦,那我是體育組,我今天都可以當作都沒看到,不管(我回應情感上是可以理解,但法治上是不容許如此,你們必須留意對學生們的管教。) 所以我才說,但是我不是只做自己的事,所以那天一開始他叫我帶他們來,可是後來不是他自己帶嗎,我也想說我就跟著,大概就這樣子。"

37:54~38:11
"那至於我自己看到爸爸有不明的地方,一個是處理程序的問題,(我更正是處理過程的問題),因為你說調查小組..."

(續問是否生教組長後來返回禮堂?)
38:30~38:44
"應該是~,其實我也忘記我後來是~,我應該是回來坐我的位置啦!我就等於說我的任務告一個段落..."

(續問是否生教組長講完後要三個學生寫自訴表?)
38:47~38:44
"這個通常都會這樣子做(問接著是否讓他們三人在那邊罰站?) 最後我就沒印象了!"

38:54~42:39
(許校長第二度進到學務處辦公室內干擾我對孩子事件的瞭解及我與陳組長的對話,企圖把家長會二位成員拉進參與談話,請我至校長室內續談,但被我回絶。過程省略,詳情另述。

42:40~47:40
(暫略)

(續問孩子於2014.12.9日發生事情後,11日於下課時間又被叫到學務處罰站,陳組長是否知道?)
47:55~48:45
"不知道,因為每天處理的事情很多,有時候他請學生來罰站幹麻,到底是那一條,學生那麼多,我沒有特別注意(追問有請學生來罰站?學校允許的嗎?) 其實認真地說,實務上是剝奪他下課時間,但是這裏已經不常了,學生下課被剝奪時間的情形~ (回應據我所知是少,但確實是有那情形。) 以前當生教組長,也會用這個方法。因為其實小孩現在不能打不能駡,所以變成他最珍貴的那十分鐘,我只能拿這個來處理(我不認同地回應那是手段方法的問題,以前有的話就過了,那現在還有的話就是有。)"

(家長代表 805班及703班二位家代,應是受校長之託強行加入參加會談實則干擾妨碍!內容再視後續情形酌時撰文另詳。)
50:00~01:24:14
(略,內容另詳另二篇文章:
---------------------------------------------------

續文:一位家長的反擊:拼湊事件實情 - 與多位老師晤談 (七)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