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6年4月23日 星期六

一位家長的反擊:校方利用黑函蓄意修理老師事件之一 (二)

前文:一位家長的反擊:校方利用黑函蓄意修理老師事件之一 (一)

對於所知學校亂象,與眾友人及家長前後以市長信相管道向教育局反應,請北市府教育局正視問題,但所得結果泰半均是於十日的系統回應限期當日方回應 "係屬學校權責,已交由學校處理" 即無下文。即使檢附錄音資料給教育局請教育當局及柯市長正視校園嚴重不友善隱情問題以維護師生施教及受教權益,所得內容仍是如同鬼打牆般地推責為學校權責後即又石沉大海地耗無訊息。(教育局各個回覆情形亦會另撰專文羅列詳述)

是否是因所向市長信箱投訴者均是事涉校長及重要行政主管行為問題,而被故意隱瞞?若真如教育局回覆內容推為學校權責,教育局仍應具監督管理責任,對相關隱情詳查。若真屬投訴不實,亦應向投訴人不實投訴有所作為,而不是一再包庇協助隱瞞校園實情,才是公務員應有作為而不至瀆職才是。

那麼事涉教師的不實投訴黑函內容,教育局及校方相關行政主管卻是藉機積極修理老師地予以行政懲處及考績降等,事後老師只得遁行程序提申訴以自行救助並獲十數位家長及學生的支持及願出文證明該黑函內容為不實指控的整個經過,按所知時序羅列如下,供各位朋友知悉長存於舊空總旁的校園亂象之一解,共同關注及公評之。

1.黑函係於 2015.05.29 以市長信箱投訴案號MA201505290200的內容,按投訴內容語氣觀之應是班上某位學生家長所為。

巧合的是於前一學期末即有班級家長代表發簡訊給眾家長,以討論如何促進班上學習士氣及成續等荒謬理要求 20150120當日晚7:00於學校家長室開會討論,當時情景概要及後續許多家長不知的發展則另撰專文揭露惡行。部分詳情時序經過請先參考先前文章:一位家長的反擊:學校家長會的態度及處置(二) 。 (班級家長代表辜負了906班其他家長的委託信任)

按當時班級情形及學生與校方的緊張態樣,怎會再有造次而讓校方有藉故傷害教師的可能,個人三不五時即告知吾子要留意並告知同學們要高度留意此事,除了保護自己免續受傷害之外,也要保護老師免續受壓力。孩子也告知像是掃地清潔工作等即有被藉故刁故惡言刁難的情形 "掃地也不會嗎?  要這樣子掃!"

再由2015.06.16 家長會何會長上臺致詞開頭即問在座畢業生 "你們三年來快不快樂呀?",所得的只是極稀落的數位學生淡淡回應,那何會長還得以"大家都累了,所以沒有精神"為由找臺階下。此情景,該屆懷生畢業生們可能都有印象,而參與畢業典禮的家長們或有印象,或可翻查當日錄影內容查證是否如此。當日厲耿桂芳議員王(黃)姓辦公室主任為校方邀請在臺上觀禮及授獎,可錄影查證。

按個人所知,該屆畢業生中有許多是長期處在校園緊張氛圍之下度過,實回答不出 "快樂"二字 (也是有勇氣回答 "不快樂"的畢業生。只不過眾家長們瞭解情形究竟如何,則請各位家長們自行與孩子深度回溯瞭解。

2. 校方對於該黑函投訴內容則是異常的積極處理
校方接著於由相關行政主管利用8:00過後至第一節上課期間老師剛好不在班級教室的空檔緩衝時間至教室巡查,並登記"老師未在教室內"等內容於巡堂結果上,連續數日為之。並以此為由強行送學校教師成績考核委員會召開懲處會議,再藉人數優勢於 2015.07.29 做成懲處議決,隔日即於2015.07.30函文教師以 "未配合校務及未盡導師職責、處理業務失當"為事由予以申誡二次,並引"公立高級中等以下學校教師成績考核辦法第6條第1項第6款第2目"做為法令依據。該函文正本受文者為該位教師,副本則竟然是給校長,且文上則副本處蓋上校長官章!

該行政主管此等行逕亦為班上學生所見,也是戰戰競競以對地安份自處,只是學生不知該教職員的動作係針對導師而來。部分學生只察覺老師後續又被刁難,按吾子所知情形則老師未透露什麼詳情,全將事件壓力藏在自己身上。學生一直到畢業離校後才陸續知導師遭黑函抹黑及校方藉教師考績會手段刁難的情節。

3.教師申訴救助獲十數位家長出證明書力挺支持老師
教師不得已只得按台北市教育法規規定,向台北市教師申訴評議委員會提起申訴。對於黑函所陳不實內容,按理應是由學生出面作證,但因國中生未滿 18歲屬青少年仍受家長監護及行使相關權利。教師只得逐個向各個學生家長連繫,且當時申訴會議召開在即,短時間在家長協助中連繫上十數位學生家長,且各個都願意擬具證明書函給老師以支持老師清白。有些家長則自行撰寫證明書內容,並儘快不辭老遠地交給老師。部分家長可能採用我所擬證明書函內容,詳讀後經與孩子核對後同意內容並署名後交給老師。當時個人所擬之 "支持老師暨反黑函反校方霸凌聲明書" 內容如附圖。
其中關於體育組長的經過詳實內容,請朋友另詳系列文章之一:
一位家長的反擊:拼湊事件實情 - 與多位老師晤談 (五)
家長中更有鼓勵教師應報案積極追查黑函來源, 不應任由該亂象續存,還讓校方依次藉故刁難教師的情形。經近期得知已查得黑函發佈者姓氏,正積極處理中。而申訴程也尚在進行中,估計尚需一年半載方有結果。申訴結果出來前,教師只得先續繼承受校方以黑函投訴內容蓄意營造投訴內容態樣而施加懲處的惡果。

也請因孩子同窗三年有緣結識的眾家長們持續支持老師及關注此事。


----------------------------------------------------------------
續文:一位家長的反擊:校方利用黑函蓄意修理老師事件之一 (三)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