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6年5月14日 星期六

一位家長的反擊:學校家長會的態度及處置(四)

前文:一位家長的反擊:學校家長會的態度及處置(三)

(四) 家長會長對一位普通學生家長的承諾!

學校家長會的態度軸向為何?除非是家長會長與眾家長不合的情形(在其它學校曾有發生情形),一般而言家長會長與家長會委員會的整體處事態度是相當的。

為何我會在2015-03-13學校日班級家長都在的集會上提建議案? 除了前文所揭露於2015-03-09 在懷生國中家長會辦公室談話的部分關鍵內容之外,更早於2015-02-06時亦有一通家長會何會長以手機打來的電話中,何會長自己親口作相同的建議。
(但後續卻成了公然反目相向的情形,詳情請參閱舊文 一位家長的反擊:學校家長會的態度及處置(一) )

家長會何會長於2015-02-06的這通電話中與我談的內容大概包括了幾點:
  • 多架設16支攝影監視器,家長會找經費補助。
  • 監視器架設位置,是否涵蓋最常發生管教問題的朝會禮堂及學務處辦公室,尤其是學務處辦公室?
  • 學生遭遇管教問題時是絶對弱勢,請家長會一定要保障孩子,別再有吾子及同學於2014年12月所遭受主要發生於學務處辦公室內的霸凌管件發生。
  • 何會長竟然要在學務處辦公室內劃設管教專區? (不可思議的想法!)
  • 有管教衝突事件發生時,學生家長如何調閱錄影資料?別像我孩子的事件一樣,沒法據的調查會中的錄影、錄音資料即使何會長當時也在調查會上也是無法提供給我!
  • 給學校一個警惕、一個教訓,透過我孩子的事件讓家長會能做的更好!(但真的是如此嗎?沒再發生嚴重學務處人員打踹學生的情形?)
  • 何會長一再向我道謝,覺得我做的是為了孩子有相當的保障,真的會保護到相對弱勢的孩子,絶對是站在我這邊的,大家有什麼想法就提出來啦。 (真的是如此嗎?另有資料顯示這又是兩面手法,會另文陳述)

這段對話中令我最不解的就是那個劃設專區的想法!


2015-01-15約下午1時於家長會辦公室門外與703班蕭姓家長代表(副會長)及當時的體育組長陳為邦等人提到過監視攝影機的問題,那時我也這麼提過類似的建議,但目的是要測試看看家長會的態度及想法,是不是真的站在保障孩子權益來考量?是否知道學校濫用學生自訴表來欺壓孩子的事?還是認為"孩子錯了就要處罰"的不對等、不重人格人權的態度?家長會對於學校事務是否謹守分寸、或是過於涉入,甚至協助欺壓師生?

劃設專區是一個非常荒謬的想法,從2015-01-15提起後到2016-02-06從何會長口中聴到支持這個想法,心中對當時該屆家長會的運作實在是非常的失望!

來分析一下劃設專區是如何的荒謬吧!
  1.  若真的需要劃設專區,也就間接呈現經常有該等管教的情形發生。家長會想的只是被動地對不太可能拍到不當管教的"熱區"裝監視器應付,卻不思考真正頻頻發生管教問題的癥結所在。
  2.  若真的發生該等管教,那麼學務處有失當行為的教職員一定會避開那個"專區",不讓自己對學生的霸凌、身體接觸惡行被記錄到呀!(小偷行竊前都會查看監視器位置及角度,設法避開了或調轉鏡頭,為人師者豈有不知的道理?) 
  3.  未考慮周詳即說要找經費,那不就花了錢卻沒有效果,白花錢而已!萬一那經費差額又是某位家長贊助的,一方面是不是家長會委員會或家長會長把那一位出出錢的家長當成凱子了?另一方面則是不是因此就讓那一位家長自以為是出錢出力得以在教師辦公室內對老師怒氣呼"他怎麼可以這樣,知不知道我出了多少錢?",或是自大到干涉校務地在會議上對以盛怒態度對老師咆哮!
  4.  那麼厠所是不是也要裝,或是劃設專區?可以參考發生於2006年4月發生於成淵高中國中部王姓學生被生教組長魏姓教師帶進厠所打至腦震盪與嘔吐的案子,人本基金會曾有揭露、媒體也有報導。那位生教組長調到哪兒去了?調任學校的家長們知不知情、能不能提高關注?同樣地,懷生國中前任金組長調任到哪所國中去了?那邊的家長知不知道他曾在懷生國中所涉及的種種管教事件?
這通約8 分鐘的通話內容譯文如下,也是一個應讓所有家長公評的內容:家長會長曾如何對一位家長承諾關於學生權益的事?如何承諾絶不會再發生類似或更嚴重的管教事件?如何允諾廣納建言的說詞?朝會禮堂計畫裝監視器且會影音均收錄?如何構思錄音錄影資料的保存及調閱以避免限制及損害學生及家長權益?
-----------------------------------------------------------
00:00~00:25
林父:"~"
何研田:"~~對,我是會長,我姓何。"
林父:"你好!"
何研田:"我們上次通過電話,對、對、對、對、對!那個是這樣子啦,跟您報告一下就是說我們上次哦,就是說你的小孩發生這個事情,我們也很難過啦,對!那我們哦~也是很積極的希望說能夠讓校方這邊裝這個攝影機嘛,攝影器材,對!這樣才能一勞永逸嘛!"
林父:"嗯!~嗯!~"

00:25~00:57
何研田:"對不對?就是說有圖片才能有真相嘛,齁!那目前為止,跟您報告一下進度就是說,已經推~已經就是說希望能再裝~~16支攝影機啦!就是那個~"
林父:"那你們怎麼裝?裝在那裏?"
何研田:"裝在那裏哦?現在就是說,跟爸爸報告一下就是說,像新裝在公共區域裏面。"
林父:"對呀,但哪邊是公共區域?"
何研田:"~公共區域就像我們走廊啊、還有在那個禮堂啊,這些~這些公共區域裏面。"
林父:"禮堂~"

00:57~01:38
何研田:"因為他們現在、因為他們現在還、因為他們現在本來就好像~我不知道幾支啦齁,是全部要做審核啦!"
林父:"~嗯!"
何研田:"對,但是就是說現在已經有找到預算了嘛,齁~對!"
林父:"嗯!"
何研田:"但是目前還缺了三~四萬塊左右啦,對。"
林父:"嗯!"
何研田:"那但是我說缺錢的話我們還是、就是說缺錢的話家長會這邊,因為跟爸爸報告就是說我們的預算案在去年通過的嘛~齁,對!那必須得要今年,齁~,就是說今年要改選完之後才能再通過下一年度的預算案啦,對!"
林父:"嗯!"

01:38~02:01
何研田:"所以說,他們現在大概還差16支啦!"
林父:"嗯!"
何研田:"那個攝影器材大概缺了三~四萬塊啦。"
林父:"~~"
何研田:"那我的意思是說,不能因為缺了這種錢而耽誤了孩子的未來吧!對不對?"
林父:"~"
何研田:"齁,尤其是那個管教方面的問題千萬不要再發生嘛!不然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我覺得這非常的不好啦~"
林父:"是的。"

02:01~02:29
何研田:"那到最後誰說誰在誰怎麼樣,因為圖檔會說話嘛!問題出在說~"
林父:"重點不是說誰說會怎麼樣,而是孩子是絶對弱勢!這個事情,孩子是絶對弱勢!"
何研田:"所以說~沒錯。"
林父:"所以,不管怎麼樣的話,你一定要保障孩子!這樣才是真正保障孩子。"
何研田:"是啊!所以我說..有進度了嘛,對不對?"
林父:"~"
何研田:"齁,有消息了我趕快跟你報告,因為你有跟()副會長談嘛!是吧?。"
林父:"~,對!對、對!"

02:29~02:48
何研田:"對,那我覺得說這個東西,我剛好不在所以跟你抱歉,"
林父:"~"
何研田:"可是呢,我覺得這事情我一定要做到啦!"
林父:"~好。"
何研田:"否則,就像你說的,孩子是弱勢嘛!對不對?"
林父:"~"
何研田:"那不管怎麼樣,今天我們該做到的,校方沒做到,那就是校方的責任啊!是吧?"

02:48~03:16
林父:"嗯!那我想請問一下,會長請問一下,像那個學務處裏面,你們有沒有同意要裝監視器?因為最常發生事情的,在學務處以及在週會兩個地點。"
何研田:"學務處?是,學務處來講,我們請他闢一個專區!"
林父:"~"
何研田:"就是說我們,因為學務處裏面也有職工嘛,對不對?"
林父:"~"
何研田:"基本上來講我們不可以侵犯人家的權益嘛!對不對?"

03:16~03:58
林父:"但是他們~但是他們已經嚴重侵犯學生的權益了呀!從過去到現在、到目前為止,管教不可以發生在學務處裏面。你如果仔細看了教師輔導管教辦法裏面,並沒有說可以在學務處裏面可以發生管教事件哦!如果家長會沒有去、就家長會沒有去積極處理,家長會也有責任哦!"
何研田"哦,那沒有問題呀!那這個東西來講,基本上要劃出一個區塊嘛!"
林父:"~"
何研田:"就我當初提到的,我們要劃一個區塊出來嘛!對不對?然後這個區塊裏面來講,就全程攝影、錄音錄影嘛!對呀"

03:58~04:30
林父:"嗯。那這個錄影資料保存都是保存在家長會這邊嗎?因為這也牽涉到以後~"
何研田"基本上來講~"
林父:"以後查閱,不是說錄影就沒事了,是以後你怎麼調閱出來?如果到時候像我這次一樣好了,你那調查報告~校長到目前為止都不願給我,那這種資料對我來講沒有任何意義呀!你懂嗎?以後如果任何學生和家長發生這種狀況,校長就說這個是保密不給、就是不給。我到目前為止跟教育局去要,還沒有要到吔!"

04:30~05:05
何研田"齁,基本上來講~展一爸爸是這樣啦。那分兩頭來說啦"
林父:"~"
何研田"一條就是說,因為我也懂法律啦,齁。依照法律上的見解來講的話哦,第一個就是說~"
林父:"(大聲地回)不要說你懂法律,我也很懂法律!不要講這些有的沒有的,你就直接講。"
何研田"~沒有,我要跟你解釋一個重點是,今天如果你~今天你送上了法庭之後,even是檢~然你懂法律,你應該知道,我~教育部他沒有權責、或是他沒有權利去做所請謂的調閱權。你懂意思嗎?"

05:05~05:40
林父:"我跟你說,你在講的太過了啦,你在講的是在法律上面。我現在跟講的東西就不是法律上面的,你現在這個東西有沒有法、就是說法源的問題?那像這個東西,我們可以調閱,至少我們可以調閱出來嘛!那調閱出來,所謂調閱出來不是法律上的調閱權哪,你懂嗎?"
何研田"~"
林父:"就像你現在,我們講一個最簡單的好了,你大廈管理條例好了,你就是裝了監視器呀!那現在我是住戶,難道我還要去請法院申訴嗎?去調閱嗎?不是呀!這是屬於自主管理的部分哦!"

05:40~06:03
何研田"對,但是就是法,就是學校的話,還會牽扯到往上的那個,不像你那住委會那麼簡單啊?"
林父:"是啊!是沒錯!那你現在跟我講~~"
何研田"是啊~不能相併提呀!"
林父:"你現在沒辦法跟我講的很清楚嘛!所以這也不是我們三言兩語就能講的出來。我現在只是針對我的疑慮,告訴你說這個東西要思考"
何研田"是,對。"

06:03~06:40
林父:"不要~不要到時候變成說發生我現在這種狀況,說是說~我想要釐清卻還要透過這樣層層的關卡﹗那這樣子的資料保存部分,你們必須要考慮清楚,不要到時候就變成說,有卻相當於沒有一樣,那這個就失去了意義了。"
何研田"是,那當然、那當然。我知道你的concern。就是說,這個部分的話,因為我們會非常注意的。那我只是跟你講說,林爸爸、就是說,這件事情哦我看、這件事情哦,我覺得你做的是,對我們來講是為了孩子有相當的保障啦!"
林父:"~嗯!"

06:40~07:07
何研田"那身為會長的我真的非常謝謝你呀!"
林父:"~"
何研田"因為畢竟齁,因為畢竟你這樣的做法,真的會保護到相對弱勢的孩子啦!"
林父:"嗯啍~嗯啍~"
何研田"~~對,那我齁~覺得說,因為你的這個案例,我覺得說給學校一個警惕、給學校一個,不管是警惕還是教訓,我覺得都很好啦!"
林父:"嗯啍~嗯啍~"
何研田"你懂我的意思嗎?我在此打個電話來跟你報告一下狀況~"
林父:"好、好!也謝謝你的積極啦!"

07:07~07:29
何研田"啊沒有~沒有~沒有,那這個本來就是我應該做的啦!好不好?"
林父:"好,好,謝謝。"
何研田"那因為礙於經費預算,有時候真的是,是需要你多擔代幾天啦!我有消息趕快跟你報告一下。"
林父:"~好,謝謝您啦!謝謝您。"
何研田"齁,那如果你有什麼的話,我們可以保持聯絡啦!"
林父:"好,好、好、好,OK"
何研田"齁,因為我是絶對站在你這邊的啦!"

07:29~07:47
林父:"好、謝謝、謝謝!"
何研田"齁,如果說是孩子再發生事情,我們也會非常遺憾啦!"
林父:"好、謝謝!"
何研田"不能讓孩子再受傷了"
林父:"當然了,當然了。"
何研田"對、對、對!所以說大家有什麼想法,大家提出來啦,齁!"
林父:"~"
何研田"不要~不要說讓你的孩子受傷,那我們很難過啊!"

07:4708:14
林父:"~這次是還好我的孩子沒有受傷,如果真的受傷,沒有人可以擔當的起啊!"
何研田"沒有錯、沒有錯!所以我說這個東西一定要趕快建立起來,對。"
林父:"~"
何研田"如果、也是因為你這麼的積極啊,讓我們有辦法給校方很大push的力量啊。"
林父:"好、好、好~"
何研田"我代表大家來謝謝你啦,齁!。那我們就保持聯絡了。"
林父:"好,謝謝您了。"
何研田"謝謝你,謝謝、謝謝。"
---------------------------------------------------------

續文:一位家長的反擊:學校家長會的態度及處置(五)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