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6年5月22日 星期日

一位家長的反擊:學校家長會的態度及處置(五)

前文:一位家長的反擊:學校家長會的態度及處置(四)

(五) 家長會長在教師評審委員會的失控態度之一

懷生國中近日擬於於2016年4月14日召開教師評審委員會 (簡稱教評會)。
據聞是按校方於2016年3月初召開一個校安會議的決議內容,將教師提送教評會處置。提送教評會的目的,是討論教師是否解聘、停聘、不續聘,或是加重以不適任教師處分。對教師而言,提送教評會處置是何等重大的事情,事關當事教師的權益,豈能兒戲!

教師當事人為維護自身權益,以免遭受不當黑函攻擊而致嚴重後果,校方自然應將相關事由資料以透明公開資訊方式明確地提交給當事人及教評會委員知悉,而教師當事人也應當有陳述意見的機會

按教評會的目的及運作方式,教師遭不明黑函攻擊當盡力維護權益本是理所當然的事,家長會代表參與會議的目的,是站在公正第三方的角色參與其中,不應干涉相關校務運作結果、或對其結果盛怒厲聲地對教師相向。

請先聽聽看這位懷生國中家長會何會長的其中一段發言內容,約4分半鐘長度,隨後會再逐項補充分析說明這其中的無理及強求顢頇。發言時機似乎是當事人教師陳述意見後,教評會委員準備討論評審結果前。
 (個人聽過後,甚是火大!)
video
(1) 協助校方以形同兒戲的理由提送教評會
事情的緣由及校方的相關濫權處置情形會另專文詳陳。
大概的情形是幾位老師在私人的臉書社團疏發情緒,就如一般社會上受僱者一般,文字上帶有一個不雅的字,然後也有幾位老師等人做後續回應。這情況大概也可從這何會長於2:25~2:50的發言印證,即家長會和校方都知是一個在私人網頁上幾個人間回應的內容。


但這內容卻被有心人截圖轉貼至其他公開的臉書社團,人數也不是很多,主要似乎有幾位學校學生的校級幹部在瀏覽。接著則是又有他人將該轉貼內容投訴市政信箱,意思是老師如此的行為不足以為人師表等內容,教育局大概就丟給學校處理。校長接著就召開校園安全處理小組會議(校安會議)討論,家長會何會長也參與這校安會議,然後不知怎麼討論的,就大張旗鼓地議決要送教評會處理續不續聘、適不適任的問題。

按這個理由,教師若因上厠所被偷拍了,不雅的內容被轉貼到公開網頁,然後有人藉機操作再投訴市政信箱說教師行為不足以為人師表,接著校長又召開校安會議後又全數無異議提送教評會處理!因此,為避免偷拍造成教師行為不當及不足為人師表的情形,教師們以後在任何地方上厠所都得小心萬分,或是包著成人尿布教課。萬一開車上高速公路,尿急之下在車上解放在保特瓶裏,結果被行車記錄器錄音錄影到,影音檔又不小心(車輛保養時、車禍等)地流了出去被發佈在公開網頁,然後又是投訴、校安會議、教評會!

或是遭性侵犯迷昏後得逞後被性侵犯拍攝發佈於公關網頁,然後又是投訴、校安會議、教評會!

其實不用如此如上述的再誇張對照衍生,校方的處置不只是兒戲,簡直是荒謬!懷生國中校長的這個處理方式,只不過是讓人直接認定是在藉行政資源濫權修理特定教師而已!

(2) 蹧踏教師尊嚴、強求道歉
這家長會的整體態度若是如這何會長自己認為代表的情形,那還真是令人反感及髮指,怎能如此地蹧踏教師尊嚴!

各位朋友評判一下,這算什麼大事?是教師遭不明人士以網路霸凌手段妨害個人隱私而受害,還是教師蓄意的行為? 市政投訴案件中,教師應是受害者才是!

這何會長在影片中1:48~2:25的發言,是強迫教師他人要以他所認可的唯一方式去檢討,強迫被惡意投訴的受害教師要在教評會上道歉認錯,認為這樣就能大事化小了!這可是癡人說夢話,或是兩面手法的誘騙坑殺。回憶在處理孩子被校方霸凌違法管教事件過程提告學務處主任黃奕齊及生教組長案第一次開庭後,那二人依檢察官的告誡建議與我於庭外和解時的過程中,學務處主任黃奕齊硬要我非得在認可那完全不實的調查報告結論的前提之下才能和解的情形是一樣的。按校長及校方的整個處理態樣觀之,教師若真的胡亂道歉了,那就有理變無理地等著被修理了,看是要解聘、停聘、或是不適任。

再按何會長在影片中2:15~2:25的發言則先認為這事可大可小,接著又說沒什麼大事。這大事或小事豈是他一人獨斷說了算?或是因教師寫了意見陳述書辯解維護自身權益的內容惹怒或惹腦了何會長,就因此可以因盛怒火大地要求老師要道歉?或是用一些無法理解的理由講了四分多鐘的內容,目的就是要遭投訴的老師道歉,挾自己是家長會長之姿自以為是地代表家會及要求教師向他道歉,且是如此無理盛怒地強求!

這老師到底要道什麼歉?要向誰道歉?前次發生於2014-09-18的生教組長性擾騷學生案 (參考前文 一位家長的反擊:從一件性霸凌事件窺探校方壓制師生手段),舉報教師們反而被校長及校方眾行政主管們要求向涉案人道歉。希望被投訴教師別再沒來由地如同前次般地被以職場霸凌方式隨意道歉,教師為人師表、言行舉止要深度考量地以身作則,要做給學生們看!

隨意的道歉,只是任由他人踐踏師道及教師人格尊嚴,對下一代的傷害甚重!

(3) 是否挾怨報復
按何會長在影片中1:10~1:22的發言內容,對於被投訴教師為維護自身權益及教師正向尊嚴而欲請校方透露投訴內容詳情以遁司法追究的行為,何會長是最表不滿的所在,也是如此氣急敗壞地盛怒急言瞎語的原因。
為何如此激動?為何如此激動? (重複2 次的原因,是仿自許校長於2014-12-13與我於校長室內交談的內容!)

按我於2016-5-12於懷生國中校門口與警衛伯伯交談的內容,警衛伯伯也知家長會不應該干涉校務的運作。相關的法規也有家長會組織及參與校務運作的辦法規定,家長會參與校務的主要目的是避免校方於資訊不公開的情況之下損害了學生及家長的權益。不過,這位家長會何會長則是反法規之道而行!

據聞,何會長於該次教評會上另有一段激烈盛怒的發言內容,其中提到似乎是因他錄音錄影或其它理由被其他家長提告,甚不滿教師有人洩露相關影音資料。對照回顧發生於2014-09-18的生教組長性擾騷學生案,舉報教師們反而被校長及校方眾行政主管回頭提告妨害名譽等職場欺壓舉措情況,難不成何會長也曾因故遭教師盡職責的舉動而被家長不只一次提告嗎?希望不是如此。

(4) 挾家長會長名行濫權及辜負眾家長之信任之實
尊重,並不是嘴上說說就算,也得看你的行為舉止是否相呼應。不然,一邊拿著掃帚打孩子,一邊說是在教育孩子要有忍耐及面對困境的能力,然後對第三人說是很愛孩子的情形是一樣的。或是如同我於2014.01.15與家長會蕭姓副會長及康姓家長代表對話時場景一樣,初次見面就只是強調要我絶對要相信家長會、相信家長會一定會站在孩子及家長這邊、家長會的人一定都沒私心等的言辭一樣,後嬻的發展顯示並非如此。 大概只有詐騙集團才會設法在第一次接觸時就騙你上當!正常的接觸過程,除了提供本身資訊給對方之外,也會經過一個信用或資歷經驗的查檢過程,逐步墊高信任的基石。

一方面說是尊重,一方面又怒氣重重地指責對方不是一個檢討的態度,又因看見教師為維護權益而遞交的陳述書內容後更為火大及不滿。任何一位在社會打滾多年的朋友皆能明白,對人的尊重至少要能做到言行一致。而這何會長口口聲聲地說我家長會如何又如何,又說要給家長會一個臺階下,這其中的道理實在已經是聽的一頭霧水!

教育部持續推動的正向管教三級預防內容中,即把『學習如何察覺與控制生氣或憤怒之情緒,避免於盛怒下管教學生』明列為初級預防工作內容要項之一。家長會組織相關成員若是真心以眾人之事的心態參與家長會運作,基本上重要的家長會會長、副會長、家長委員會等重要成員應對相關法規及政策要求熟悉。 避免於盛怒下管教學生,講穿了就是公司組織管理階層中最基本認知的不要於盛怒下作任何決定的延伸而已。避免於盛怒下作決定、避免於盛怒下不當發言,除了是展現對於另一方的尊重,也是代表我方深思熟慮的修養氣度。

何會長於該次教評會上對教師們盛怒厲聲氣急敗壞的發言,除了過於干涉介入校務運作是否別有所圖的引人暇想,這會長所代表的懷生國中家長會之樣態實在不敢恭維!
記得自己兩個孩子前後就讀懷生國中的5年期間,未聞有如此情形發生。或許是真沒發生,也或許是被隱匿而無法知悉。但查閱懷生國中網頁所貼附的各項法規辦法規定、教育局及教育部的相關家長會運作規定、相關家長會參與校務運作研討會資料,亦皆是再三提及家長會應以正向態度參與校務運作。

何會長以會長身份在校安會議、教評會議上的言行,恐怕已損害懷生國中眾家長的委託信任了。(又再查知,去年學校日時,何會長所在班級家長的實到出席數僅及應到出席數四成,後續出任會長職實已有不妥之處。)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