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6年5月10日 星期二

一位家長的反擊:家長的決心 (二)

前文:一位家長的反擊:家長的決心 (一)

(二)給另一位被連坐受害的學生家長信件內容摘要
在 2014-12-09三位學生遭受校方霸凌欺壓對待事件後,班上家長代表、家長會副會長等人曾多次與另位學生家長通話,只是整個家長會的相關人員態度就是認為我等是無理取鬧,意圖以任何手法壓制事情以欺大事化無:認為是老師煽動家長和學生去跟學校作對,接下來也要會考及畢業沒必要這樣下去,不要讓班上學生受這件事影響班上讀書風氣

期間也與該位家長陳述了
 "教養價值理念的實做實教才是目的"
---------------------------------------------------------
『在事件發生後就一直想跟你當面交談,而不是在電子世界裏交流,因為我認為見面時可以真實看到一個人的真面目、真態度、值得信任否等真的"有效"的資訊。從1213日校慶那天與校長許順興當面會談的當下就覺得這個學校的"狀況"很奇怪,談了一百分鐘後更是判斷許順興品格大有問題。之後陸續與許多對孩子當時有利證詞的校內外教師們當面訪談及錄音,花了不少時間所拼揍出來的樣貌就是先前給你看的那些資料中的事件經過。而那事件經過是我請孩子在上次模擬考前努力花了好幾天的時間,讓他將那些被粗暴對待的過程與對話過程給"捉出來",請他把心中不安的那一部分交給我去處理後才惻寫出來的成果,再不斷的訪查求證。我確信孩子承受了很大的委屈與傷害且很需要我的支持保護,如果今天他是一個成年人,可能就不會受到這樣的對待了!

就跟你談些價值的部分吧!

我為什麼要如此堅持處理下去?原因跟家長反彈大小無關,跟伸張正義要公道無關,他們道不道欺無關,也不是原諒的問題。我只是利用機會在教孩子而己。在教他處世的態度、處理問題的方法、如何在眾多價值選項中找一個方向並堅持前進。
1.男人不可以欺壓弱勢,尤其是孩子及女人
原本以為是金易德欺負孩子們的偶發嚴重事件,後來發現跟黃奕齊有關,後來再發現跟許順興有關,幾乎是長期以來的挾怨報復且是特別衝著我的孩子來的。最後更發現原來家長會長何研田也跟他們勾結一氣。只會欺負孩子及女老師們,被發現了還想說謊扭曲,沒勇氣面對反而還躲在學校事務繁忙恐會影響其他眾多學生的堂皇理由後頭。這四個人都是男人,實在是丟男人的臉丟透了。

2.
要有認錯的勇氣
認錯的目的如果只是想要取得相對較有利的條件,仍只是惡意的算計而已。
最近幾天不是發生兩個少年毆打流浪漢的事嗎,後來被網友人搜出來了,媽媽陪同出來認錯道歉。若被打的是你的孩子,那你如何看?若被打到腦震盪住院了,你如何看?我看到是無論道歉與否,打人是事實,傷害罪的公訴定要追究,否則就無法紀了。而他們的道歉,只是為了表現犯後有悔意期望未來法官能從輕論刑,說穿了就是算計。
回到孩子們的事來看,若他們之前不道歉而這時想道歉,所為何來?算計而已。何況我於115日在學務處內只感到校長對我的惡意阻撓我對事件的拼楱了解,還命令其他人不得與我交談。這何來道歉的態度?兩面手法而已。未成年的學生犯了錯,需要善心導正。但成年人犯了法,則是依法被究責究刑。既然校長帶頭違法違紀,那法治教育就自己來了。

3.
要能誠實自制
2014這一年我們共同經歷許多國內的食安風暴,現在又是禽流感疑似隱匿通報、亂打疫苗等爆發的問題,論根本究底,就是那些人無法在別人所看不見的地方誠實與自制。而這也就是三個孩子事件到目前為止,校方所呈現出來的問題。而這問題,也是之前其他受害學生家長無法處理制止及姑息,讓他們得以待風頭過後又再嚣張。這樣說並不準確,我所收集到的事件呈現的樣貎,是他們對九年級的每一個班都有嚣張行徑,每一個班個別處理、個別壓制封鎖消息,讓每一個受害學生及家長孤立無援後自認倒楣。…

4.遇事處理要用智為先、用武為末。
武力只是當下的防備,或是最後不得已的手段。
這次孩子能壓下情緒衝動沒出手反擊,而能用眼、用耳、用腦記錄經過,事後再將事件回憶落於文字惻寫以取得最佳的反擊力量,是我最感欣慰之處。您大概也從孩子那兒聽過我的孩子之前"要求"一群同好在下課時練身體的事吧?他也是希望朋友們能有好的體魄,萬一真遇到事情或意外能擋下第一擊或有足夠力量保護自己。129日吾子與另位同學被強拉過程,二人雖受驚嚇,幸好都能自我保護而無意外發生。倘若真發生什麼嚴重意外 (撞了眼、傷了頸椎或腰椎、折了手誤了會考等),道歉、賠償、刑責、原諒與否對當事人都於事無補。
拳頭的力量看的見、用的很快很直接、"效果"短暫且似乎當下立現。腦袋的力量就像國王的新衣一樣,沒見識過的人只是當作笑話而已。腦袋的力量不容易被看見、需花時間整理準備、一旦呈現出來後其力量強大效果久長深遠,就像想擋下進行的火車般地只有超人才辦得到吧。我不過是做給孩子看,讓他親眼見識一下而已。

5.
慈悲心是要佈向何方?金剛手是要用於何處?
爭的路上可能會連累一些人受傷,但中途停手了則是辜負了那些因你受傷的朋友及貴人們,是對曾受過害的學生老師們無情,也是對未來再遭毒手的師生們殘忍。
不是沒有給過那幾個人機會,事件發生後至1230日以前的期間都是以行政法的處理方式給他們反省的機會,但他們卻無知到操弄是非,想如以往一樣地處理後安然了事,而且還與家長會勢力結合施壓老師們。慈悲,是要向全校師生家長展現,不是對那一干人等佈施。即便在這時向他們這些人佈施慈悲,他們也不會明白的,只會覺得幸存,等風頭過了再找下一個受害者而已。需要讓他們真正受過金剛手,或許他們才會有機會反省及回頭向善。
....

動機與目的真的很簡單與直接:我只是在教我的孩子,給他最大的支持力量!如此而已。
您呢? 』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