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6年10月17日 星期一

一位家長的反擊:校方欺瞞家長的手法(六)

前文:一位家長的反擊:校方欺瞞家長的手法(五)

對於懷生國中目前(105年10月)已升上九年級的學生及家長而言,應該還記得約於上學期末(105年6月前後)關於九年級校外教學的籌備事宜事件的相關情形:或許有家長對於費用有所疑問,或許有學生代表(班聯會的各班班長) 覺得"校方"在行程安排上過於專橫,或許學生對於校外教學計晝的內容失望,也或許有學生及家長熱烈鼓掌叫好大加讚賞校方實在是有為有德者。
然而,需要所有家長關心孩子在懷生國中所受校方對待態度的部分,是校方對於有異議、有反對意見、向市政投訴陳情者的應對方式!這其中的所有點滴自然是目前九年級學生感受在心,無論是支持該校外教學 (說穿了就是畢業旅行)的學生及家長都自有感受。但是目前升上八年級的學生及甫入學的七年級學生倒是可以引以為鑑,請各年級家長協助關心及未來可能面對的遭遇。

(六)許校長蓄意抺黑相關陳情投訴的學生及家長 (較新案例)
105年6月學期將結束時,懷生國中校方曾發給九年級各家長一件關於九年級校外教學的說明書(如附圖,至少是曾張貼於學校公佈欄),全力辯解及捍衛校方的正當性。站在校方與家長溝通澄清相關疑處的觀點視之,若是基於平等對待善意的立場為之的話倒是無非議處。然而,這校方的說明書一開頭的立場就不是基於平等對待善意!

(1)抹黑投訴家長為意圖造謠危害校安的不明人士
該說明書起頭的第二句話 "近來校方收到不明人士以家長身份投訴市政信箱"即意指相關投訴人士必定不是家長,是惡意造謠相關校方蠻橫以企圖污損校譽的內容!(是否不實則請九年級班聯會各班班長及導師會議等教師評析及感受,並以會議的可能相關錄影資料做佐證) 

先談這個市政信箱投訴的問題。臺北市政府市政投訴或是1999電話投訴對於投訴人身份皆會保密,以保障投訴人免遭投訴機關惡意加害等權益損害,這是依法必須保密的資訊。教育局亦早已於中華民國99年5月11日臺北市政府教育局(99)北市教政字第09936094800號 函訂頒 "臺北市政府教育局及所屬機關學校落實檢舉(陳情)人身分保密要點",要點第三點即有明訂"應對檢舉人或陳情人保密"及"公文簽辦過程應以密件簽核"

按此,市政信箱的投訴人對懷生國中校長及校方所有人士而言皆是 "不明人士",而這本就是法令保障投訴人身份的結果。這投訴函是由教育局中等教育科科員按規定轉給懷生國中,學校基於權責單位需處理回覆給中等教育科,再由教育局以正式函文函號回覆於該投訴函給投訴人知悉。

問題是懷生國中校方的處理方式及態度實有可議及需受公評處!

以校方於該說明書所自行揭露的部分投訴內容來看,校方指稱投訴人投訴內容 "九年級校外教學的行程讓學生非常的失望"、"價錢很貴"、"請學校...安撫學生不滿的情緒,家長們也會聯合支持學生的想法" 等項目。但是按上學期結束前,班聯會代表曾企圖向校長陳情相關校外教學行程籌備過程未能容納學生意見、許多八年級學生聽聞後多有不滿、以班聯會方式向校長陳情反應等相關經過,該投訴函的投訴內容並非無的放矢。

這投訴人士應為懷生國中當時八年級的學生家長,在聽聞孩子轉述學校對於未來畢業旅行的籌備安排上是如此的專斷、行程安排是多麼地令許多學生不平,也經由班級學生們聯繫的私密臉書社團或Line群組的交談中知道那也是其他孩子的感受,或再經班級家長的Line群組連繫了解而交互求證確有該等情形發生。這投訴人士基於家長積極協助維護孩子的權益,並試著協助孩子們釐清或有誤會的部分,或是請校方再做考量而有調整行程安排內容。

這投訴函的內容也同時反應了一個懷生國中家長會及校方的面貎這些關乎學生 "畢業旅行"重要記憶的行程規劃籌備事宜,若真有該等情形發生,為何不先向班級家長代表反應或直接向校長晤談陳情?
  • 或許班級家長代表是置之不理,或用已經都經大部分人同意了,或是已經都跟廠商講好了等理由搪塞。
  • 或許班級家長代表反應給家長會長(當時的何研田會長),何會長先是口頭應允會向校長反應,但後續則是改口藉由說沒有辨法。
  • 或許該位家長曾致電給學務處或教務處請求協助,或安排與校長會面時間,但均遭相關處拒絶。
  • 或許該位家長曾有意比照個人於102年9月選社系統錯誤事件處理方式與校長安排時間面陳反應學生的不平情境,但礙於平日工作時間無法安排,改以投訴書以書面資料詳陳。
  • 或許該位家長曾比照個人於102年9月選社系統錯誤事件處理方式與校長安排時間面陳反應學生的不平情境,但結果是校方後續置之不理,完全未做改善、回應或澄清
按這面貎情境及個人小兒子於懷生國中就讀期間所深受懷生校方種種對於個人或班級的刻意不平對待相關情景,這位投訴家長反倒是值得各位朋友及家長以行動支持及效尤,積極協助孩子面對難題時的處理及爭取權益及試著改變結果。

校方的這份說明書直接抹黑這位家長為可能危害校園安全的"不明人士",這校方心態及動機目的就請各位家長及朋友自行評判了。

(2)校方說明書竟以形同黑函文件般處理
當時各位親愛的懷生國中八年級學生(現為九年級)家長收到這份所謂的校方聲明書時,是否對其中的幾個面向感到納悶:
1. 這是以誰的名義發出的文函?是校長?是學務主任?是教務主任?是總務主任?是教師會?是導師會?是家長會?
2. 是什麼時間日期發出的聲明書?是在班聯會學生向校長反應之前或是之後?
3. 若不是校長署名發出的澄清聲明書,那麼是經過怎樣的會議程序而有這個聲明內容所載的 "共識"?這內容是否是一方高壓孤行的結果?

簡單地說,按這份聲稱校方聲明書處理市政投訴書的標準,各位親愛的懷生國中九年級學生家長在當時所收到的這份聲明書其實可以視為是 "收到不明人士以校方名義發送的聲明書" ,這可也是跟懷生國校長及校方等人認知上的校園安全事件情境相當的事件,萬不可等閒視之呀!

這份聲明書若非由懷生國中校長許順興署名的聲明書以作為校長直接對家長們試著澄清疑雲的善意文函,也未經過校園安全小組運作或是校務會議,行政與家長會也未與導師會或學生班聯會協調溝通等程序,則顯然是有某位校方行政職教師逕自撰稿並以校方名議發送給當時的八年級學生家長的結果。這公務員服務法第四條 "公務員未得長官許可,不得以私人或代表機關名義,任意發表有關職務之談話。" 的規定,按許校長治校如此嚴格的情形看之,也應追究相關疑似失職行政職教師才是。


(3)愈描愈黑、愈不見實相的聲明書內容
九年級的畢業旅行活動,在行政程序或內涵上是校外教學活動,是依據臺北市教育局民國96年8月2日北市教中字第09635981200號函修正的 "臺北市公立中等學校舉辦校外教學實施要點" 辦理的不超過 3天2夜的活動。畢業旅行教學活動內容必須要符合該要點第一點所明示的 "為加強本市公立中等學校校內教學與社會資源之聯繫,擴充學生知識領域,以增進其見聞,充實生活內涵,以提高教學效果" 的主要目的,實施類別為要點第三點所歸類的 "教育旅行活動",對於活動方式及地點選擇等則於要點第四、五點都有相關建議,行前的規劃及準備則於要點第七點明列相關注意事項。

其實懷生國中校長或相關校方行政只要將相關籌備資訊開誠佈公地在官方網頁上清楚地逐項陳述清楚籌備經過,行程安排規劃方案,專科導師教學目標規劃方案,共同期望達到的教育旅行活動目的等即可,何需將投訴陳情家長污名化為不明人士冒用家長名義的行為,且所做聲明的三點內容就其他人看來也是僅以校方行政等"少數人"的片面觀點的類似壓制內容而已。

按投訴家長陳情的內容觀之,主要是針對三個面向:行前籌劃的行程安排內容(活動方式及活動地點)令學生失望、價錢很貴、請學校安撫學生不滿情緒、家長們也會聯合支持學生的想法。這投訴陳情家長的內容及立意其實很容易理解,尤其是出自善意的層次,只是校方就是認為這投訴人是蓄意找麻煩,完全曲解陳情的良善意圖,只顧污名投訴家長、捍衛校方已依法行政及撇清無不妥處。

A 行前籌劃的行程安排內容令學生失望
大概所有曾在學生時期參加過畢業旅行活動的家長朋友們都心知肚明,畢業旅行的最大教育意義是在旅行活動本身,那些歷史意義教育景點、樂園嬉戲、市政建設、環境生態等的地點選擇是否在活動中真的達到了教育目的其實不是重點,若真能達到教育局該要點所要求的教育目的的話,那真的能上國際舞臺或到國際的 TED 場合演講。旅行的真正重點,是學生能與一起渡過三年同窗情誼的同班同學或他班同學共同經歷旅行,白天的小組活動是與好友一起參與、晚上的同室共寢甚至是嬉鬧打牌能用真性情相對待,這些種種記憶才是畢業旅行後能烙印在腦海裏的內容及意涵。

這旅行教育活動的主角是學生,教師是輔佐者而已。在孩子於國中階段快速蛻變成長的成果,家長們及教師們難道會不願意培養和看見孩子代表們的籌備能力?難道只是校方或家長會及導師會等擬妥的幾個方案後,學生只有投票或拒絶參加的權力?校方強勢安排故宮南院,真的會讓學生就此深知院藏文物的美及文化,達到所要的目的?多安排了一個樂園就會流於純玩樂的沒意義活動?
若班聯會代表們的行程安排籌劃上有所不妥處,大人(家長、老師)也只是以導引的觀點讓這些學生代表們學習到籌劃經驗,了解在費用、車程、住宿、用餐等考量因素之間要如何取捨妥協,並對同學們凝聚主要的意見及做相關溝通。
只是可能實際發生的情形不是如此,學生所期待的畢旅活動可能的回憶,在看到校方定案的結果之後,發現落差甚大而有不小的失望。只是,九年級學生即使失望仍是會參加,因為重要的是同窗三年的情誼!

B 價錢很貴
畢旅活動的費用是否昂貴?這事其實是有主客觀的因素,也有情感的因素在裏頭,因人因事而異。校方所能做的解釋或佈的內容僅僅是財務計畫的項目及規劃方案的費用概算部分,各項費用也不能偏離市場行情,畢竟最後還得經歷政府採購的招標程序才能確定最終底價。
但這份校方聲明書中竟只顧計算非情感因素的部分,做了相關的宣稱及辯解意謂"不貴"、"比去年便宜300元",也是宣稱校方相關人員沒有從中獲得好處,但卻沒有弄懂與回應這投訴陳情內容的真正意涵:這樣的行程安排內容讓學生及家長們覺得貴了!

這份校方的聲明書中回應方式也看得出校方只顧著捍衛辯解自己依法行政、並無不公,還把家長會、導師會議、班聯會等一干人等拉下來當擋箭牌。建議各位目前升上九年級的懷生國中家長們去向校長陳情或溝通,請校方將相關籌備會議時序經過及紀錄在懷生國中的網頁中揭示,至少是向在校生揭示以示誠信無欺!資訊揭示後,再請各位家長問一問自己的孩子(尤其是擔任各班班長而有機會以班聯會代表身份參與過程的學生),交互查問一下其中的會議紀錄或資訊內容是否與事實有所落差?

C 請學校安撫學生不滿情緒
當時八年級學生對畢旅行程籌備不滿的情緒可能是醞釀已久的結果,是校方行政處室藉"大人"行事的開會方式以"協調溝通"的假象要學生接受的行程計畫安排結果,學生們只感受到校方專横地以"我說了算"的態度對待,沒感受到校方對於相對多數學生看法意見表達的尊重,也未能感受到校方基於理解態度的妥善溝通及解釋。學生感受到的,就如同102年9月選社系統失誤事件中的校方處置態度般:校方只顧宣達校方的處置及要求學生要循規接受,即使確有明顯錯誤,校方仍矢口不認錯,縱然家長出面處理,校方行政處室主任仍無法真誠地向學生展現道歉,相關主任雖身為教育從業人員卻以最糟的方式最了不好的示範。(詳另文一位家長的反擊:從社團選社系統失誤事件窺探學務處壓制學生手段)

投訴家長所請求的 "請學校安撫學生不滿情緒" 有何過之處?這不也是人格教育及學校正向管教所一再強調的溝通導引的方式?家長在缺乏相關會議過程錄音、錄影資料,或是相關會議紀錄的情況之下,難道就不該聽信孩子親身經歷的情形及所遭受的不平對待?這投訴家長必也明白相關籌備工作的文件資料應為校方保存,校方僅需更讓資訊透明以讓學生明白相關的關鍵過程及決議程序確實 "依法行政" 之外,也有基於 "尊重" 學生的善意作為,資訊透明且開誠佈公地受學生及家長檢視,自然地學生不滿或可能地誤會自然能消減化解。真正需要校長及校方溝通解釋的對象是現在升上九年級的學生們,家長們基於監護責任及學生金主而有協助了解義務而已
但校方選擇的處理應對方式

D 家長們也會聯合支持學生的想法
這也是一個無可厚非的主張,家長們本就是期望畢業旅行活動能成為在孩子生命中塑造一個有溫度、值得回憶思索的的旅行教育活動,除了出錢之外,也期望孩子能在教育局的 "臺北市公立中等學校舉辦校外教學實施要點"框架限制中仍能受導引地完成行程籌備計劃及參與活動。這框架並不是學校拿來限縮學生主張或想法的理由,家長們對這框架的運作期望,除了是花費需求能考量眾多家庭的經濟能力及支出意願,更希望學校的行政教員及導師、專任教師等能展現所教育導引過的"溝通"、"協調"、"妥協"等價值理念,以身教行動展現給學生們見識。
那麼在上學期末,八年級學生家長收到這份疑似來自校方聲明的文件後,了解孩子們所遭受難處的八年級學生家長們是否陸續做了什麼樣的支持學生作為?當時這位投訴函的懷生國中學生家長,您是否言山必行地以行動支持孩子?是否至少連繫班級中各學生的家長,召開班級會意或是提請連署?或是直接向班級導師或學務處、教務處等管道窗口請求安排與校長面晤深談?

若這位投訴家長您至今仍未以行動展現支持,那麼現在是時候要行動了。您的作為,孩子可是一切都看在眼裏! 

續文:一位家長的反擊:校方欺瞞家長的手法(七)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