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6年10月4日 星期二

一位家長的反擊:懷生國中校長等人的惡意刁難及無理對待(一)

前文:一位家長的反擊:文章連結整理

本系列文章目的是為提供願積極地為孩子們的過去的委曲釐清真相、化解孩子心中不平並再思考以司法追究責任的家長們一個案例及過程參考,包含如何進行、要填具什麼申請書、被駁回申請後要如何再以訴願程序追索、會面對校方何樣的態度等。

於此也強烈建議所有懷生國中已畢業或仍在學的學生或家長,對於過去被校方想方藉由拒不提供的學生自述表等資料,您都得以先循該要點以當事人或利害關係人的身份填寫閱卷申請書,寄送學校申請閱卷及複印,不要被懷生國中網頁中只貼附的檔案法等不當內容及程序而混淆矇騙。取得檔案文函的方式有數個法規可以依循,但以學生身分及家長關係人身份的話則是採 "臺北市政府及所屬各機關學校處理閱卷作業要點" 行政程序申請檔案函文閱卷及複印。
--------------------------------------------------------------------------------

(一) 懷生國中校長等人寧可不實登載偽造文書也不願依法提供檔案資料(上)

今年4月24日至大安分局因案作筆錄時,才知被懷生國中校長胡亂藉由申告妨害名譽,之後於7月19日於偵查庭訊後才知道原來是夥同家長會何會長共同構陷我的結果:何會長疑以妨害名譽手段於電腦網路上私探隱私,又捏造故事說我散佈謠言,這校長則是查也沒查告我了,反而是為了規避妨害秘密責任而將責任全數推為是家長會長告訴他的情形。目前這案子仍在檢方偵查中,但為個人權益的積極維護,個小已先這誣告部分提起相對申告。

 而於今年4月24日大安分局警訊結束後,當日即展開一個積極行動:全力將孩子與我參與校方於103年12月26日調查會議時被迫簽下的保密協議書及被迫同意的錄音、錄影資料追索取得,並且讓教育局中等教育科知道我將以北市府的 "臺北市政府及所屬各機關學校處理閱卷作業要點" 行政程序申請檔案函文閱卷及複印。

1. 4月24日以市政信箱陳情投訴及請求教育局協助
4月24日即向市政信箱投訴及陳情請求教育局協助取得那調查會的保密協議書、錄音、錄影等關鍵資料 (統稱為調查會關鍵資料),教育局中等教育科並於5月4日答覆得按行政程序法第46條第1項規定申請關覽、複印檔案。市政信箱案號、陳情內容、教育局答覆內容則如右圖所詳。

 不過這時教育局中等教育科並未明確指出應接續按何法規辨法在行政程序上依法填具資料及如何提出申請。



2.  5月9日至5月31日間遭受懷生總務處的故意刁難
5月9日當天致電懷生國中總務處詢問要如何依教育局答覆函內容提出閱卷申請,孰料竟先後遭到文書組長及總務主任的故意刁難:(當日電話即為保障個人權益及對校方可能的惡意刁難行為蒐證而有全程錄音,譯文請詳 次文)
 文書組許組長先推說 "我們已經回覆教育局"、"你再等那個教育局通知"、"這個要問主任"等話語,之後總務處魏主任則又胡亂回道 "有給我這個公文,但是案號內容我們看不到"、"教育局給我的資料裏面並沒有說要給這個民眾相關的申請"、"學校這邊收到的資料,是沒有看到您剛剛講這個市政信箱案號的內容"、"要依行政程序法第128條規定才行""您有申請訴願、提起行政訟頌、或是申請行政程序重新定形者,齁~這個部分我們才可以有關卷宗的閱覽事項" 等語,當日懷生國中總務處即完全排拒並限制我無法進入法定申請程序。( 即"臺北市政府及所屬各機關學校處理閱卷作業要點" 行政程序)

 之後我即陸續與中等教育科的承辦人黃榮明先生及第三股股長張巧涵多次電話連繫,並數次以1999市民熱線電話請求第三方的關注。教育局中等教育科並於105年5月18日以北市教中字第10538203800函行文懷生國中,並副知我好讓懷生校方別再以未獲函文為藉口而刁難我,該函文如右圖。但之後數次致電至懷生國中總務處的結果,無論是文書組長或總務主任都是以"不在位子"、留言不回等因應,使我接洽無門致仍被迫限制而進法進入申請程序。

 5月31日下午2時最後一次再試著電話連繫懷生國中總務處文書組長未果,接著即直接致電教育局中等教育科張巧涵股長反應懷生國中校方惡意刁難問題,經十數分鐘的激烈溝通後,我主動提出建議:"不然請股長跟那校長建議,他不願意讓我進入校園內提出申請,那麼請他把相關的申請表格放在門口警衛室,然後我再去取得及填寫後交回警衛室,這樣行不行?"

 5月31日下午2點55分,張巧涵股長於電話中回道 "我剛才已經打電話給校長了啦,他說好,那就是放在警衛室那邊。我講了啦,我真的也是有在幫你啦!"。當日下午4點16分張巧涵股長於電話中再回道 "剛才懷生那邊打電話給我了,然後明天下午你就可以過去拿了!"


3.  6月1日至6月4日期間遭受懷生校長教唆的故意刁難
105年6月1日下午3時40分到達懷生國中門口警衛室,從警衛手中取得一個黃色信封袋,但取出其中的內容一看竟然校長提供的是不對的申請書,那是依檔案法程序走的申請書(如右圖,也是校方官網上所稱的唯一申請書)而不是 "臺北市政府及所屬各機關學校處理閱卷作業要點" 行政程序的申請書。當下除了傻眼之外,也更確定自5月9日以來跟總務處接洽期間所受的刁難,應是這懷生國中校長許順興故意藉綜理校務及職機指示總務"如此辦理應對"的結果,直接與學校任何人接洽是不會有結果的。而且,校方根本不願跟我接觸,怕的要命地躲的遠遠的。


105年6月1日當日下午4時5分,轉往教育局中等教育科直接與張巧涵股長碰面,並把校方提供的不正確申請書及併同之前校方提供其他文件資料時之不明申請書兼簽收單等資料一併反應。4時50分則再轉往市府大樓11樓的政風處檢舉懷生校方一再藉由刁難我使我無法進入行政程序以申請閱覽調查會四份關鍵資料的情形。

105年6月4日上午9時52分再以電話1999轉6363分機與教育局中等教育科黃榮明連繫,經黃榮明先生告知股長已跟校長講了應該是依 "臺北市政府及所屬各機關學校處理閱卷作業要點"提供閱卷申請書才對,請我直接再去學校警衛處更換及拿取即可,且上午去警衛室即可換取正確申請書。
但是,上午11時17分頂著烈陽天再度來到懷生國中警衛室門口,接過警衛手中黃色信封一看竟然仍是不對的檔案法程序的另一申請書表格(右圖),只好立即再致電教育局中等教育科黃榮明先生強烈反應請教育局別跟著刁難胡鬧。電話那頭,則明顯地聽見張巧涵科長亦同步用電話與校長許順興溝通的情形。個人耐著性子,頂著烈陽在懷生國中門口等了半個小時,警衛也似乎依校長指地把我擋在門口而未讓我跨進校門在警衛室內避烈陽等待下文,約中午12時即先離開懷生國中。(這時間標記應有懷生國中門口監視器可佐證,應不會再讓校方有操作為不明人士在懷生國中門口假稱為畢業生家長閙事等的捏造事由)

105年6月4日當日下午2時24分,教育局中教科黃榮明先生來電於10秒內的簡短回報 "剛剛懷生國中打電話來說已經好了,放在警衛室了,再麻煩您,謝謝。"

朋友,若是您的話,是否還會再去一次懷生國中警衛室,冒著被惡意捉弄及浪費時間的風險? 其實我是會去,而且得去,因為若再被刁難捉弄的話,這樣才能蒐證得明確證據。

6月4日下午2時54分再度到達懷生國中警衛室,幸好這回校方或是校長總算是提供了正確的申請書。在警衛室當場書請申請表 (如右圖),並請總務處胡小姐至警衛室並當面向他遞交申請書後,於下午3時18分離開那警衛室。

經歷近月餘的折騰及校方刁難,在教育局中教科張巧涵股長的協助下,總算是進入申請程序,完成申請閱卷的遞件部分。不過,事情可還沒結束,後續演變為必須再循訴願法行政救濟程序去追索,或許還需要再往下採行政訴訟手段去追文!

續文:一位家長的反擊:懷生國中校長等人的惡意刁難及無理對待(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