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8年1月29日 星期一

一位家長的反擊:樹要倒了!(二)

前文:一位家長的反擊:樹要倒了!(一)

(2) 問題二:行政法授權的法令依據存不存在?

仔細讀一下判決書,會發現整個緣由是一件"教師疑似輔導管教不當事件"!
請各位忍住您的過往故事,那是歷史,現在的時間點上,教師要如何合法及符合注意義務及責任範圍的對學生管教與輔導,得查一下法規。如果,到現在都還沒一個明文規定,那真是我們這一代,不、不只這一代,而是早我們10年、20年的那一代都失職的情形!

所以,我們來看一看在行政法的行為授權依據上的規定,對於教師對待學生上的規定,及對於發生"教師疑似輔導管教不當事件"時,要如何按行為法的授權處理。

A. 教師輔導與管教學生辦法並非是對應的法令依據
請各位不要找錯了法規,這裏指的不是教育部在中華民國八十六年七月十六日發布,而已在中華民國九十二年十月十六日教育部台參字第 0920151017A 號令發布廢止所有條文的那個 "教師輔導與管教學生辦法"!(教育部廢止該法規的公告連結)

教育部在中華民國 92年5月30日教育部臺訓(一)字第0920074060號函訂定發布 "學校訂定教師輔導與管教學生辦法注意事項",迄今已經過三次修正,其中第一條就明文是為了協助學校依教師法第十七條規定,訂定教師輔導與管教學生辦法,並落實教育基本法規定,積極維護學生之學習權權、受教育權、身體自主權及人格發展權,且維護校園安全與教學秩序的目的,而訂定該注意事項。要點第三條也明文學校訂定的目與原則,應本於教育理念,依據教育之專業知能與素養,透過正當、合理且符合教育目的之方式,達到積極正向協助、教育、輔導學生之目的。
要點第十五條則更為重要,且是符合世代期望的 "處罰之正當法律程序" 的要求!
要點第十六條則是與學生及家長之資訊公開及溝通相關的部分,包含權利救濟途徑等相關資訊。
三十八、禁止體罰
"依教育基本法第八條第二項規定,教師輔導與管教學生,不得有體罰學生之行為。"

三十九、禁止刑事違法行為
"教師輔導與管教學生,得採規勸或糾正之方式,並應避免有誹謗、公然侮辱、恐嚇等構成犯罪之違法處罰行為。"
四十、禁止行政違法行為

"教師輔導與管教學生時,應避免有構成行政罰法律責任或國家賠償責任之行為。"


但是,學校並不是由校長依"國民教育法"的綜理校務的理由或授權去訂定學校的教師輔導與管教學生辦法,而是要依循民主參與之程序去訂定。也就是那是一個學校的重要章則,因此要點已明文要由校務會議去訂定,才符合該注意事項的程序要件,也才符合法律保留原則。如果學校是以什麼行政會議去訂定,大概早就被教育部糾正了。而且,按照94.01.01實施的 "教育部所屬國立高級中學以下各級學校檔案分類及保存年限區分表"的規定,學校內部規章必須永久保存!

萬一因為檔案存放位置失火燒掉了、被火淹掉了、小偷偷走了、不明原因不見了的話要怎麼處理? 大概就要於年度清點檔案時,註記佚失,但是因為是重要的校內章則,是規範教師行為以避免對學生造成不當傷害,得有公開透明資訊好對外讓家長等公眾明白孩子在學校的可能被對待情形!像是管教輔導紀錄表、學生反省書、學生行為自述表等相關的與 "處罰之正當法律程序"相關部分,都是家長們關切的內容,也關係那個學校所呈現的"校園友善程序!
 所以,那些表格的使用,按 "處罰之正當法律程序" 的要求,必須要有個明文內容,不能不清不楚的。

所以,萬一保存的法規經清點後發現不明佚失,那可是很重大的事情!這"重大" 指的是教師的行為沒了依據,相關的表格及連帶執行規範都沒有了依附。這重要性,就跟世界度量衡的原件一般,學校的自治章則,得有個保存的"原件"及歷次修訂的紀錄。那麼最好的方法是什麼?以一位家長的角色而言,能建議的最好方法,就是再依校務會議程序研議修訂出來,而且可以興利除弊地把 "學生行為自述表" 的使用問題好好地研議清楚。再經過校務會議通過,報教育局審視後也認為符合母法授權範圍,校長就公布實施,如此則教師與學生兩方的權利都受到了保護。這部分的責任,也就是學校行政人員的重要責任,臺北市的學校可按"臺北市國民中小學校務會議實施要點" 第十二點的提案方式,由校長主動交議,或由家長會或教師會提案。(明白實情的朋友,你懂我在講怎麼一回事,對吧!)


B. 如何認定教師有不當管教的情形
"學校訂定教師輔導與管教學生辦法注意事項" 第四十二條的規定只闡述要對教師懲處的部分,但是對於如何認定則沒定義明確程序!
故意藉故記學生小過或大過,因為有文件紀錄,可以透過學校另訂定的申訴救濟程序,以符合法規規範的方式去處理。
但是,若學生發生了被違法管教的情形呢?
您會相信以"違法"方式管教學生的教師會留下類似的文件紀錄,寫著如何違法管教的經過嗎?
如果是以言詞輕挑的方式以含有性騷擾言詞對學生管教,教師會承認有性騷擾學生嗎?
如果是對學生踢踹管教,教師會承認有性騷擾學生嗎?
如果是對學生動不動就拿學生行為自述表要求學生就範,教師會承認嗎?

所以如何認定是一個重要問題!
如何發現也是問題!
而發現後要如何處理,更是問題!

也就是如何依一個緣由啟動行政程序,及如何由具有權責授權的人員按行政法今規定的方式去執行認定程序,是這個刑事判決書中看不見的內容。判決書就只是記載了學校有作了處理,教育局則又多加了一些內容,但也是記載陳述有作處理。

按臺北市的現況,家長只能從孩子口中陳述遭受教師不當管教後,以市政信箱、市政熱線、言詞陳情、書面陳情等管道去啟動行政處理程序。按判決書記載的內容,並不是學校主動發現的,因此究竟是那一個方式啟動的,判決書沒記載

至於啟動後要如何認定那個事件的不當管教事實為何,個人實在找不到關於管教衝突事件及教師違法管教學生事件之校安事件類別的明確行政法法令依據!判決書也沒記載

判決書只依據檢察官行政簽結案的案卷書證,轉載了曾作處理及認定的事實,但是否是依正當法律程序的結果,判決書沒說明。

如果沒有相關如何認定教師有不當管教的情形的法令依據,卻作了調查處理及編製了調查報告等文書,然後只將結論部分給家長,家長提告了偽造文書,目的也是在資訊嚴重不對等及沒有相關法令依據的情形下,請求檢察官詳查。

然後檢察官問家長為什麼認為是偽造文書?請問朋友們,若是這樣問您,您如何回答?
不就是因為沒有法令依據嗎?


然後檢察官從懷生國中提供的資料,只檢視了曾作處理的部分,但對於有無"依法處理",也沒弄清楚教育類法規的內容,未核實是否有 "依法處理" 的事實,所以就避免耗用太多時間而影響其他案的偵查,就按規定先簽結了! 簽結理由是"無證據證明" 而非 "證明已作依法處理而無違法"。

家長在網路上繼續表示意見,校長發現後覺得受辱,就先向檢察官提告訴了家長一回,獲不起訴後,又再找律師告了一回。然後教育局也說有作處理了,法官就用學校及教育局的書證認定作了判決,這大概就是這個判決書記載的主要內容。

判決書根本未記載關於該件教師疑似管教不當的事件認定及處理的法令依據究竟是什麼?
------------------------------------------------
...


沒有留言: